海南遗恨

性爱技巧 admin 暂无评论


和我男友在海南旅游的头三天是我一生中最愉快的日子。挽着男友的臂游山戏水、看日出、听涛声、在人烟稀少的白沙滩尽情奔放。

然而,第三天下午,不幸发生了。

我们在海礁边狂欢般地追捉着海蟹,从未见过如此多的蟹的我激动的尖叫。我的男友在礁上跳来跳去。然而,乐极生悲。

就在我们的兴头上时,一个浪头打来,男友受惊之际竟滑下礁石,极其不巧的是,他双腿正好被卡在了礁石之间。

我的恶梦从此开始。

他无法从中脱身,我一人决无力气推动石头。恐怖开始弥漫全身,刚才抓蟹时的兴奋一扫而空。

我们开始商量找人求援。我四处望去,才发现我们已到了一个非常偏僻的海角。他的脸色已开始发白,大腿失血虽不很严重,但也已侵红礁石边的沙滩。

我慌乱到了极点,我沿着沙滩向城里方向猛跑。

几乎精疲力竭的我仍然看不到半个人影。

就在我嚎大哭的绝望之际,我看到了他们俩,这时的他们对我来说简直就像是天使。

我向他们求援,我上气不接下气地向他们描述我们的困境,他们开始被我的突然出现震惊。我没有注意到他们一开始就不怀好意地对着我穿着泳装的身材贪艳注目,我也无法顾虑到他们的无礼,只想着领着他们快去救我的男友。

我不等他们回答就转头往我男友受困处跑,并催促他们跟我一道去救人。我天真地以为人人都会见危救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他们确实也跟在我的身后追来。但我哪里想到这两人是心怀鬼胎的色狼。

他们看到我男友的境况后一脸的幸灾乐祸,我急火攻心,他们却只管盯着我的胸部猛看。

我求他们帮我推开石头。只要推开一点我男友就可抽身。我许诺他们救人后会给他们酬金,我并将带来放在沙滩边背包里的两百多块钱全给了他们。

但他们开口就要一万,他们嘲笑着说︰「要不现在就拿出一万快钱来,事后到哪去讨?」

我当时哪有这么多钱?就答应他们写张字据。但他们还是刁难,说这字据当不了准。

我说︰「那你们到底要怎样才肯救人?」

天那!他们竟然要我跟他们当场做爱。

我气愤极了,痛骂他们趁人之危,警告他们侵犯我就是犯罪。

他们根本不将我的话放在眼里,反到警告我说,如果不求他们救我的男友,待会一涨潮他就必死无疑。

我男友对他们大骂,叫他们滚开,不要他们救。

看到他们的淫笑,我慌张地往后退,身子已贴到了礁石边。他们围了上来,明显不怀好意。我高声喊叫,然而在海风的呼啸声中虚弱无比。

我的男友绝望地大喊,叫我跑开。一声撕裂的声音突然断掉,我惊恐的发现我的男友气昏了过去。

我冲过去想救醒他,这两个无赖同时拉住了我,对我说︰「他死不了,让他晕过去也好,看着自己的女人被人玩不会好受。」

我哭泣着求他们住手,他们把我按到石头上,各用一手在我身上乱摸。我狂叫狂踢,但哪里是两个健壮男人的对手。

他们对我淫笑。其中的一人捏住我的下巴,对我说,我要是乖乖的配合,他们完事后就救我的男友。否则他们对我男友就见死不救,要坐在边上看着他被淹死。

我眼看躲不过他们的凌辱,为了救我男友我只好忍辱求全。

我停止反抗,他们淫荡地拉下我的泳衣,露出我的乳房,就站在那里急不可待地各自捏住我的一个乳房玩弄。

他们几只黝黑、粗糙的手在我雪白的乳房上肆意凌辱,我的身子在海风中发抖,被两个无赖如此凌辱是我从未想过的遭遇。

我对他们说,请他们一定要救我的男友。他们一边答应,一边粗暴地扯下我的泳衣,我的身子全部裸露给了他们。

他们恣意地在我身上乱摸,同时不断发出淫笑。一人搂住我的头,浓厚带有烟臭的嘴蹭了上来。我尽力躲避,但挣不开他的大手,被他粗暴地接吻,另一人则开始摸我的私处及大腿。

我为了男友,只得认命地被他们淫辱,我在他们的魔掌中哭泣。

他们脱下了衣服,黝黑丑陋的身子贴在我身上,争相将我往他们怀里搂。他们将我放倒在他们脱下的衣服上,一人扑了上来,正式奸淫我。

他用手撑开我的阴部,将阳具粗暴地插入,我痛地尖叫。他开始毫不伶惜地抽插,在我身上发泄他的性欲,另一人则在一旁不停地揉捏着我的乳房和身子。

在我身上的男人加快了动作,我下部的痛楚难以忍受。他不停地抽插,整个身子压倒我身上,用嘴在我脸上乱吻。我的身子被他插动,背部磨到了滚热的沙子上。

他最后抱住我的身子猛地抽插,在「呀呀呀呀」的大叫声中射精发泄。

他面带满足地在我脸上淫笑,被另一人拉开时还在亲我的脸。另一人接替了他的位置,我还未得到休息的下阴部又遭到第二次攻击。

我祈祷这种折磨尽快结束,阴部和摩擦在沙上的背部更加疼痛,但比起心中的悲愤,这些痛楚简直不算什么。

饱受蹂躏的身子又被第二个人压着磨着,我几乎难以呼吸。他在我身上尽情地揉着、插着,还不时地将我的嘴压住狂吻。

我从未经历如此令人羞辱的恶梦,被两个我平常不会瞧上半眼的无赖在我纯洁的身上随意玩弄着、发泄着兽欲。

第二个人的奸淫未持续了多久,我紧咬牙关,忍受着他最后冲刺时的剧烈运动。伴随着他的每一次射精,他都要猛地插入我身体,在我身体深处一下下抽射他的淫液。

他发泄完后没有立即就起来,而是趴在我身上又继续蠕动了好一会。

我哭泣着,请求他们遵守诺言。

他们令我失望地哈哈大笑,他们说我还未让他们尽兴。早先奸淫我的人拿起一件衣服垫在礁石上坐下,指着他那丑陋无比的湿淋淋的阳具对我说,让我过去将它添干净。

我心中刚刚庆幸总算结束的凌辱原来还只是个开始,我再次跌入冰窟一样的深渊。

我赤裸着身子从地上坐起,再次求他们开恩不要再为难我。他们无动于衷地羞辱着我,让我快点让他们满足,否则男友就没救了。

我一想到男友还被夹在石缝里流血,心中的恐惧大盛。但我如何能像他们说的那样去做呢?我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到去怎样将男人的阳具这么肮脏的东西用舌头去添。

我还在心中抗争。我难道被这两人迫奸之后还不能救出我的男友,任他流血死去或等着海水淹没他?这样的景像太可怕了。

我心中的天平倾向选择牺牲自己。为了求他们救我的男友,怎样都要先满足他们的极其羞辱人的要求。

我恨极了这两个趁人之危的歹徒。

在我正犹豫时,我的头发被另一人拖住,身子被他推向坐在礁石上的男人。我无奈地爬过去,知道他正等着我为他清理曾在我阴道内射精的阴茎。我希望这是他对我的最后要求。

我心中的厌恶感散布了全身,艰难地抬起头,面对他那已再次耸立起来的肉棒。他无耻地伸出手揪住我的乳房,将我的上身拉近他的下体,催促我快点将他添干净。

顾虑到我男友正处的危险境地,我无法再珍惜自己清洁的嘴和高傲的尊严,忍受着难闻的气味,平生第一次用舌头去添一个男人的阳具,而且是刚刚插在我体内射过精的粘糊糊的阳具。

我四肢着地地趴在他的两腿间,伸出舌头添到他的阳具头上,舌头上添下一些难闻的异物。最难忍受的还是跪在男人腿间将脸凑近他的胯下所带给我的强烈的屈辱感。像这样主动去添男人的性器官强烈地冲击着我业已麻木神经,我感到无比的自卑和耻辱。

但我必须救我的男友啊!我强忍着的眼泪滚滚流下,不敢去想像,如果我的男友知道我为了救他,而去屈辱地添一个陌生男人的性器会去怎样想。

他会恨我吗?会因我卑贱地跪倒在男人胯下而彻底地瞧不起我?还是会被我的牺牲精神感动?

不管他如何去想,我没有选择的余地,我必须救他。在他们的淫笑声中,我开始不顾一切地用力快速地猛添他的阳具,期待能尽快结束这一切。我很快就将他的阳具添的干干净净,希望他能满意我的清理,尽快放过我。

然而我错误地以为他只是要我将他的阳具添干净就行,我添净后跪在那里,从他下体撤回我的嘴,但他粗暴地揪住我的头,命令我将他的阳具含进嘴里吹喇叭,我这才明白他是要我给他口交。一个我只是过去听说过但却连想一想也觉得极其淫乱的行为。但我现在却被逼要亲自为面前这个我憎恨无比的男人做这种肮脏的事,我心头悲愤万分。

我知道我在他们面前其实没有多少选择,但还是再次苦苦哀求他放过我。他说我的舌头已将他的兴致添起,怎能就此罢休,说着的同时,就将我的头按向他的阳具。

他继续用语言羞辱我,说我用舌头添得这么欢,吹喇叭的本事一定很好。我极其屈辱地将他的龟头慢慢含进了嘴里,感受着我一生最最屈辱的一刻。

他发出一声满意的呻吟,用手按下我的头,我被迫更深的含入,不仅要克服这么一个粗壮的肉棍插入口腔里带来的呕吐感,还要克服将它含入嘴里所带来的屈辱感。

我用嘴上下套动他的阳具,开始一下下地为这个混蛋口交。他开始抖动他的大腿,好像是在享受我的嘴给他的阳具带来的极大的快感,一双手还不时地捏在我的胸部,玩弄着我的乳房。

我知道只有尽快让他射精才能结束这痛苦的凌辱,我加快了动作去有意给他更大的性刺激,同时调整我的呼吸去适应他的阳具在我口中的阻塞。这时的我就像个淫荡的妓女,在男人胯下主动地让他享受性快感。

他在我的快速吸吮下嗷嗷连呼,命令我放慢速度,让他多享受享受我的嘴的服务,并让我用舌头在嘴里也要添他的肉棒。我只得气愤地照做,心里惦记着海边上昏倒的男友。

我庆幸我男友仍然昏迷不醒,如果给他看见他至爱的女人趴在沙地上为其他男人用嘴做这种下流的淫秽服务,他一定会气疯掉。

我就这样不停地为眼前的男人用嘴服务着,用唇和舍去刺激他的生殖器,期待他尽快达到高潮。

这时我身后贴上了另一个男人,他的双手从后面插入我的胸前,托住我的乳房任意玩弄,嘴巴在我颈部乱吻。我无法摆脱后面的攻击,只能继续在我眼前的阳具上套弄。

后面的人分开我跪在地上的双腿,用手在我的阴部捏摸玩弄,然后我就感到他将阳具从后面插进了我的阴道。

我被这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夹在中间,后面的阳具开始一下下的往我的阴道里抽插,我在他的抽插下继续艰难地吸着面前的阳具。我屈辱地同时与两个男人淫乱地交媾着,内心深处感受着这种极其令人羞辱的淫荡。

后面的抽插将我身子猛地推向前,正好将前面的阳具深深撞入我的喉咙;我痛苦地吐出阳具,但又很快被拉回,头被压着深深地套在阳具上。

后面一双手捏弄着我的屁股和后腰,而前面一只手压在我头上,另一只手则在我的乳房上不停地玩弄。

我头上的压力突然加大加快,我越来越无法喘息,几乎被嘴里的阳具窒息,然后就感受到一串串精液射入嘴里喉咙里。

我被呛得拼命地咳杖,但抓住我的头的手一点也不放松。有些浓厚的精液被我咳入鼻腔,再咳出了鼻孔。我面前的男人只顾自己的快感,而毫不顾及我的痛苦,继续猛烈地连续按下我的头,让他的阳具在我的嘴里疯狂抽插。

那根陽具在我嘴裡持續抽插了很久,滿嘴的精液從陽具旁溢出我的嘴,順著我的嘴角向下流到我的脖子。他將陽具抽出我滿是精液的嘴,不待我要吐出這滿嘴粘糊糊的乳白色精液,他居然捏著我的下巴命令我將其全部嚥下肚。我忍受著屈辱,一邊咳杖,一邊吞下了男人的液體。

他用他的陽具將流到我頸部的精液刮起,再次塞進我的嘴,我不得不按他的命令將其吸添乾淨。

我身後的人突然從我陰道中拔出陽具,來到我身前說,他也要享受享受我的嘴的服務。

我麻木地用嘴接住第二個濕淋淋的陽具,開始設法滿足他的淫慾。我緊縮雙唇,用力摩擦他的陽具,一下下吐出,再一下下地深深含入。

不一會兒口腔裡的陰莖開始高潮前的抖動,然後我的頭被按住,他就像是在抽插女人陰道一樣在我的嘴裡抽動。一陣難以忍受的劇烈的抽動後,接著就是令人窒息的濃濃的射精。

我被迫再次吞入腥臭無比的精液,並不停地吸綴他的陽具,讓他在我的嘴裡享受洩慾後的快感。

總算都結束了,他們該滿足了吧?

我無力地癱倒在沙灘上,久久不能從這輪極度凌辱中恢復過來。

我必須盡快讓他們拯救我的男友。當我抬起身子,赫然發現海水已在開始漲潮。

我有點欣慰地看到他們倆在享受了我的嘴的服務後,開始走向我男友。

他們搬了幾塊石頭將我男友臥倒在地上的上半身墊高,我不解地發現他們並未像我想的那樣將大石頭推開。

我質問他們為何不救我男友,他們哈哈笑說,石頭太重,一下搬不動,弄不好會將他的雙腿砸斷。

我驚恐地看著他們,不知他們說的是否屬實。他們保證我說,再過一兩個時辰海水就會漫過石頭,那時靠著浮力就能輕鬆推開石頭。

我將男友的頭抱在懷裡,將信將疑地看著大海,眼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掉。

然而,他們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我。他們將我拉過去,他們並排坐在沙灘上逼著我跪在他們面前,對我說,在等海水漲上來之前還可以再玩一回。

我麻木地跪在那裡,任由他們粗糙的手在我身上恣意玩弄著。

一隻隻手來回在我乳房、陰部胡亂摸捏著,伴著他們的手的動作,他們還用最下流的話評判著我身體的各個部位。

已經經歷了他們兩輪的姦淫,我的身體已開始麻木,想到為了救男友要被這兩個色狼如此屈辱的玩弄,我心中的悲憤和羞辱難以形容。

我依然赤裸著身子,在他們兩人之間跪著,兩手被他們強迫分別放在他們的肩膀上,好方便他們玩弄我的身子。

我呆呆地跪在哪裡,背後一聲聲的海浪拍打著礁石,也拍打著我的心。

他們在我身上不停的玩弄、用手享受著我雪白的肉體,我的身體已變成他們娛樂的玩具,每個部位都成了他們挑弄捏摸的對象。

其中一人向邊上移了移,用手勾住我的頭向他的下體壓過去,讓我將他的縮軟的陽具再次含入嘴裡。我機械地趴下去,將他的陽具含在嘴裡吸。我已毫無反抗的意志,只盼他們到海水漲上來的時候不要食言。

另一個人再次從後面用手攻擊我的私處,他的一隻手指插進我的陰部,然後是另一隻手指。我含糊地呻吟著,頭一上一下地在陽具上套弄著。

下體已不似開始遭強暴時那麼疼痛,後面人的手指在我的陰道裡悠閒地隨意摳摸著。前面的人用手輕拂過我的乳尖,在我那最敏感的地方刺激著我的肉體。我的身子在他的刺激下微微顫抖,這種凌辱讓我難以忍受,但又躲不過他的手,只能任其羞辱。

突然我感到他們在我身體上的刺激讓我的身體有了反應,我的陰部開始滲出少量的淫水,乳房在他的刺激下堅硬豐滿起來。我兩手抓進沙地,想抗拒他們在我敏感地的刺激。但我無法控制我的身子,我在他們的刺激下竟能感受到些許快感。我為自己的反應羞愧得無地自容,但原始的性本能已被激起,我再也無法將它按捺住。

後面的人終於發現了我的反應。他拔出濕漉漉的手指給同伴看,然後一起對我發出另一通羞辱和笑罵。

在凌辱我的無賴面前竟然能體會到性感,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恥辱。我的身子開始越來越不聽使喚,他們持續的刺激越來越強烈。

被我含著陽具的人躺了下來,他讓陽具抽離我的嘴,將我拽起扶我跨坐在他的陽具上,命令我將他的陽具插入自己的陰道裡。

我的身體裡已經瀰漫著淫蕩的邪氣,我已完全失去了控制自己身體的意志,在急切於尋找剛才手指插入體內的快感的驅使下,我像個木偶一樣聽從了他的命令,主動抬起自己的屁股,用手扶正他的挺立男性器官,將陰道對準了插進去。

我無法相信,自己在短短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裡,就從一個剛剛走上社會的純潔的女大學生,墮落成了受性慾驅使的淫蕩女人。

我慢慢往下坐,陰道裡清楚地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來自陰莖摩擦的刺激,腦中的羞愧感、負罪感、背叛感和恥辱感,全都隨著陰莖一寸寸深入我的體內而煙消雲散。

體內實實在在的快感,在我完全坐入陽具時全面地衝擊著我的身體,也徹底衝垮了我的自尊。

我拋棄了本性的矜持,開始主動用這種淫蕩的方式和他性交,身子起伏更加劇烈,從中製造更多的快感。

他們對我的屈服深感有趣,不斷用各種語言調戲侮辱我。

我向前傾斜著身子,按著最好的角度抽插著身子,在胸前劇烈晃動的兩個乳房被他們輪流抓捏著。

我很快就在連續抽插下達到了高潮。在這種做愛方式下享受到如此強烈的快感,是我從未有過的經歷,我就是咬緊牙關也無法避免發出令人恥辱的淫蕩的呻吟。

大約是由於已經三次洩精的緣故,在我下面的陽具還沒有多少反應,我被迫繼續一上一下地用整個身體去套弄這個男人的陽具。另一人這時也躺到地上,讓我去主動和他性交。我順從地移到他的身上,將他的陽具往自己的陰道插進去。

他柔軟的陰莖根本進不了我的身體,他罵我是笨蛋,並讓我先將他添硬。

我離開第一個陽具後體內一陣空虛,為了能將第二個陽具盡快插進體內,我毫不羞恥地伏下身子一口將他軟綿綿的陰莖含入,然後用舌和雙唇快速套弄,以期將它含硬。

就像在夢遊一樣,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身體的變化已控制了我的理智,只知道將口中的陽具吸硬起來,好讓它能插入我的陰道。

我的努力很快就見效,口腔裡的肉棒快速膨脹,像變戲法般又軟又小的東西很快就變得粗壯堅硬。我嘴離開他的陽具,有點迫不及待地跨坐上去,濕潤的陰道隨著「噗嗤」一聲將沾滿口水的陽具包進底部。

他兩手握住我的乳房,一上一下地控制著我的身子在他的陽具上套弄。這時另一支濕漉漉的陽具來到了我的嘴前,在我的嘴角隨著我一上一下起伏的身子摩擦我的嘴唇和臉。我完全喪失尊嚴地主動張大了嘴,讓他的陽具斜斜插進我的口腔。

就這樣我用陰道和嘴同時服務著兩個男人,不一會我自己就進入了另一輪的連續高潮。

他們一邊享受我的服務,一邊用語言不斷羞辱著我,說我是如何淫蕩如何適合做妓女。

我對他們的調笑已毫無感覺,只是機械地在原始本能的推動下在他們身上摩擦著刺激著,直到我越來越累再也沒有力氣上下擺動我的身子。

我癱倒在胯下的男人身上,大口大口喘氣。身下的男人猛地將我翻倒在地,舉起我的雙腿,將我的陰部對著大海分裂開來,並大聲說︰「看吧!看看流了這麼多淫液的紅比」

我被他強烈的侮辱性言語深深擊中,羞愧地無地自容。我難道真是像他們所說是個天生的淫蕩女人嗎?

然後陽具就插了進來了,這一回他抓著我的雙腿對著我抽插,向上的角度正好讓他的陰莖摩擦到我的敏感的陰蒂,更加強烈的快感衝擊全身。我忘我地大聲呻吟,再也顧不得被姦淫的羞恥,一浪浪的快感讓我幾乎窒息。

這時另一個男人跨坐到我的雙乳下,將他的陰莖塞在我雙乳之間,用手擠壓住乳房,開始在我的兩乳間抽插。

我已完全被高潮包圍,顧不得身子被沉重的男人壓住,兩手緊緊抓住沙地,抵禦這一波波的刺激的浪潮。

胸上的男人將我兩手抓住按在我的雙乳兩邊壓住他的陰莖,然後他伏身向前兩手撐地,開始抽插我的乳房。我順從地用兩手擠壓住自己的雙乳,讓他的陽具在中間摩擦。我已完全喪失理智,竟淫蕩地配合他們姦淫自己。

抽插我乳房的男人的胸部幾乎蓋在了我的臉上,上面滴落下的汗珠滴到我臉上,也滴到我嘴裡,男人的氣息令我窒息。

在我陰部抽插著的男人加快了步伐,他緊抓我的腳脖,狠狠地抽插,越來越快、越來越深,很快就讓我再次推上高潮。

胸前的男人猛地坐起到我的雙乳上面,揪起我的頭髮,將我的嘴拉起對準他的陽具,在我呻吟聲中插入,幾乎一下就插入到我的口腔底部,完全蓋住我的淫蕩的聲音。

我的頭部被前後搖動,我主動含緊插入口中的陽具,在他的粗暴的動作下,讓他昂奮的性器官摩擦著我的雙唇。

然後就是一陣天昏地暗的猛烈抽插,我的身子就像一葉孤帆在風浪中劇烈搖動,他們兩人同時在我體內射精,也將我推向極樂的高潮。

我能感到我的陰道緊緊裹住插入的陰莖,在一陣陣精液射入我的子宮的同時不斷伸縮。

我的頭被拋下地,胸前的男人的精液一束束地射到我的臉上。

淫蕩到了極點的我已暫時忘記了周圍的一切,忘記了我的被困的男友,也忘記了正向他逼近的湧起的海潮。

我們三人在海風的撫慰下從高潮中慢慢地恢復過來。

我的頭再次被拉起套住陽具,嘴裡的陽具緩緩地抽插著享受射精後的快感,我主動用舌將它添吸乾淨,似乎這是極其自然的舉動。

坐在我胸部的男人離開我的身子後,在我子宮射精的另一個男人拉起我的上半身,將他已縮小的陰莖送入我的嘴裡。我再次主動地含入,將它吸添乾淨。

這時我看到海水已漫過了我男友的上半身,將壓住他的腿的礁石完全掩沒。我開始從混亂中清醒過來,慢慢意識到剛才我是多麼荒唐無恥淫亂和墮落。我竟然主動和兩個混蛋以難以想像的方式做愛,還在他們身上連續幾次達到高潮。

忽然,我看到了我的男友,睜大了雙眼,怒視著我們三人。

我一看到他那冰冷的雙目射來的目光,我的心一下就從剛才的高潮中跌落到無底的深淵,胸口像堵住了一塊大石,憋得喘不過氣。

他是何時醒過來的?我剛才的醜態全被他看在了眼裡?天哪,我怎麼像他解釋這一切?

兩個無賴大聲淫笑著走向我的男友,口中不斷羞辱我,說我是世上他們玩過的最好的婊子。我想起他們剛才大聲地羞辱我,難道是故意說給我男友聽的?我不敢想下去。

他們衝我喊著,讓我去幫忙將我男友拉出來。我不顧赤裸的身子上還掛著斑斑淫液,立刻跑了過去。

海水已開始變得刺骨的寒冷,我在冷水的刺激下更加清醒。

他們兩人抓住我男友左右肩膀,讓我去推開水裡的大石頭,我不解他們為何不推而讓我推。

大出我的意料之外,水的浮力已大大減輕了石頭的重量,我一人竟然輕鬆就將它推開,他們兩拽住我的男友肩膀,將他拉出來拖到沙灘上。

我茫然地站在水裡,看著他們大笑不已,難道我根本就不用經歷這麼痛苦的凌辱就可以救下我的男友?

我無法相信這一切,我不敢相信我所有的犧牲都完全可以避免。

我的男友的身體在沙灘上顫抖,我跑過去想抱住他,但他一把將我拋開,我摔倒在地上。我像掉入了一個巨大的冰窟,涼氣透過腳心穿透身體直抵心臟。

一切都完,儘管我承受這麼大的屈辱全是為了救他,但我在愛人的心中一定比妓女還要低賤,他永遠不會再原諒我了。

我呆在沙灘上,欲哭無淚。

這時由遠至近傳來了陣陣馬達的轟鳴聲,遠處沙灘上開來了三輛巡警的摩托車,穿著制服的公安衝了過來。

想到凌辱我的這兩個歹徒即將受到法律的懲罰,我心中泛起一絲快慰。屈辱的眼淚再也止不住,一串串滴落到沙灘上……

和我男友在海南旅遊的頭三天是我一生中最愉快的日子。挽著男友的臂遊山戲水、看日出、聽濤聲、在人煙稀少的白沙灘盡情奔放。

然而,第三天下午,不幸發生了。

我們在海礁邊狂歡般地追捉著海蟹,從未見過如此多的蟹的我激動的尖叫。我的男友在礁上跳來跳去。然而,樂極生悲。

就在我們的興頭上時,一個浪頭打來,男友受驚之際竟滑下礁石,極其不巧的是,他雙腿正好被卡在了礁石之間。

我的惡夢從此開始。

他無法從中脫身,我一人決無力氣推動石頭。恐怖開始瀰漫全身,剛才抓蟹時的興奮一掃而空。

我們開始商量找人求援。我四處望去,才發現我們已到了一個非常偏僻的海角。他的臉色已開始發白,大腿失血雖不很嚴重,但也已侵紅礁石邊的沙灘。

我慌亂到了極點,我沿著沙灘向城裡方向猛跑。

幾乎精疲力竭的我仍然看不到半個人影。

就在我嚎 大哭的絕望之際,我看到了他們倆,這時的他們對我來說簡直就像是天使。

我向他們求援,我上氣不接下氣地向他們描述我們的困境,他們開始被我的突然出現震驚。我沒有注意到他們一開始就不懷好意地對著我穿著泳裝的身材貪艷注目,我也無法顧慮到他們的無禮,只想著領著他們快去救我的男友。

我不等他們回答就轉頭往我男友受困處跑,並催促他們跟我一道去救人。我天真地以為人人都會見危救人,這是天經地義的事。

他們確實也跟在我的身後追來。但我哪裡想到這兩人是心懷鬼胎的色狼。

他們看到我男友的境況後一臉的幸災樂禍,我急火攻心,他們卻只管盯著我的胸部猛看。

我求他們幫我推開石頭。只要推開一點我男友就可抽身。我許諾他們救人後會給他們酬金,我並將帶來放在沙灘邊背包裡的兩百多塊錢全給了他們。

但他們開口就要一萬,他們嘲笑著說︰「要不現在就拿出一萬快錢來,事後到哪去討?」

我當時哪有這麼多錢?就答應他們寫張字據。但他們還是刁難,說這字據當不了准。

我說︰「那你們到底要怎樣才肯救人?」

天那!他們竟然要我跟他們當場做愛。

我氣憤極了,痛罵他們趁人之危,警告他們侵犯我就是犯罪。

他們根本不將我的話放在眼裡,反到警告我說,如果不求他們救我的男友,待會一漲潮他就必死無疑。

我男友對他們大罵,叫他們滾開,不要他們救。

看到他們的淫笑,我慌張地往後退,身子已貼到了礁石邊。他們圍了上來,明顯不懷好意。我高聲喊叫,然而在海風的呼嘯聲中虛弱無比。

我的男友絕望地大喊,叫我跑開。一聲撕裂的聲音突然斷掉,我驚恐的發現我的男友氣昏了過去。

我衝過去想救醒他,這兩個無賴同時拉住了我,對我說︰「他死不了,讓他暈過去也好,看著自己的女人被人玩不會好受。」

我哭泣著求他們住手,他們把我按到石頭上,各用一手在我身上亂摸。我狂叫狂踢,但哪裡是兩個健壯男人的對手。

他們對我淫笑。其中的一人捏住我的下巴,對我說,我要是乖乖的配合,他們完事後就救我的男友。否則他們對我男友就見死不救,要坐在邊上看著他被淹死。

我眼看躲不過他們的凌辱,為了救我男友我只好忍辱求全。

我停止反抗,他們淫蕩地拉下我的泳衣,露出我的乳房,就站在那裡急不可待地各自捏住我的一個乳房玩弄。

他們幾隻黝黑、粗糙的手在我雪白的乳房上肆意凌辱,我的身子在海風中發抖,被兩個無賴如此凌辱是我從未想過的遭遇。

我對他們說,請他們一定要救我的男友。他們一邊答應,一邊粗暴地扯下我的泳衣,我的身子全部裸露給了他們。

他們恣意地在我身上亂摸,同時不斷發出淫笑。一人摟住我的頭,濃厚帶有煙臭的嘴蹭了上來。我盡力躲避,但掙不開他的大手,被他粗暴地接吻,另一人則開始摸我的私處及大腿。

我為了男友,只得認命地被他們淫辱,我在他們的魔掌中哭泣。

他們脫下了衣服,黝黑醜陋的身子貼在我身上,爭相將我往他們懷裡摟。他們將我放倒在他們脫下的衣服上,一人撲了上來,正式姦淫我。

他用手撐開我的陰部,將陽具粗暴地插入,我痛地尖叫。他開始毫不伶惜地抽插,在我身上發洩他的性慾,另一人則在一旁不停地揉捏著我的乳房和身子。

在我身上的男人加快了動作,我下部的痛楚難以忍受。他不停地抽插,整個身子壓倒我身上,用嘴在我臉上亂吻。我的身子被他插動,背部磨到了滾熱的沙子上。

他最後抱住我的身子猛地抽插,在「呀呀呀呀」的大叫聲中射精發洩。

他面帶滿足地在我臉上淫笑,被另一人拉開時還在親我的臉。另一人接替了他的位置,我還未得到休息的下陰部又遭到第二次攻擊。

我祈禱這種折磨盡快結束,陰部和摩擦在沙上的背部更加疼痛,但比起心中的悲憤,這些痛楚簡直不算什麼。

飽受蹂躪的身子又被第二個人壓著磨著,我幾乎難以呼吸。他在我身上盡情地揉著、插著,還不時地將我的嘴壓住狂吻。

我從未經歷如此令人羞辱的惡夢,被兩個我平常不會瞧上半眼的無賴在我純潔的身上隨意玩弄著、發洩著獸慾。

第二個人的姦淫未持續了多久,我緊咬牙關,忍受著他最後衝刺時的劇烈運動。伴隨著他的每一次射精,他都要猛地插入我身體,在我身體深處一下下抽射他的淫液。

他發洩完後沒有立即就起來,而是趴在我身上又繼續蠕動了好一會。

我哭泣著,請求他們遵守諾言。

他們令我失望地哈哈大笑,他們說我還未讓他們盡興。早先姦淫我的人拿起一件衣服墊在礁石上坐下,指著他那醜陋無比的濕淋淋的陽具對我說,讓我過去將它添乾淨。

我心中剛剛慶幸總算結束的凌辱原來還只是個開始,我再次跌入冰窟一樣的深淵。

我赤裸著身子從地上坐起,再次求他們開恩不要再為難我。他們無動於衷地羞辱著我,讓我快點讓他們滿足,否則男友就沒救了。

我一想到男友還被夾在石縫裡流血,心中的恐懼大盛。但我如何能像他們說的那樣去做呢?我無論如何也想像不到去怎樣將男人的陽具這麼骯髒的東西用舌頭去添。

我還在心中抗爭。我難道被這兩人迫姦之後還不能救出我的男友,任他流血死去或等著海水淹沒他?這樣的景像太可怕了。

我心中的天平傾向選擇犧牲自己。為了求他們救我的男友,怎樣都要先滿足他們的極其羞辱人的要求。

我恨極了這兩個趁人之危的歹徒。

在我正猶豫時,我的頭髮被另一人拖住,身子被他推向坐在礁石上的男人。我無奈地爬過去,知道他正等著我為他清理曾在我陰道內射精的陰莖。我希望這是他對我的最後要求。

我心中的厭惡感散佈了全身,艱難地抬起頭,面對他那已再次聳立起來的肉棒。他無恥地伸出手揪住我的乳房,將我的上身拉近他的下體,催促我快點將他添乾淨。

顧慮到我男友正處的危險境地,我無法再珍惜自己清潔的嘴和高傲的尊嚴,忍受著難聞的氣味,平生第一次用舌頭去添一個男人的陽具,而且是剛剛插在我體內射過精的粘糊糊的陽具。

我四肢著地地趴在他的兩腿間,伸出舌頭添到他的陽具頭上,舌頭上添下一些難聞的異物。最難忍受的還是跪在男人腿間將臉湊近他的胯下所帶給我的強烈的屈辱感。像這樣主動去添男人的性器官強烈地衝擊著我業已麻木神經,我感到無比的自卑和恥辱。

但我必須救我的男友啊!我強忍著的眼淚滾滾流下,不敢去想像,如果我的男友知道我為了救他,而去屈辱地添一個陌生男人的性器會去怎樣想。

他會恨我嗎?會因我卑賤地跪倒在男人胯下而徹底地瞧不起我?還是會被我的犧牲精神感動?

不管他如何去想,我沒有選擇的餘地,我必須救他。在他們的淫笑聲中,我開始不顧一切地用力快速地猛添他的陽具,期待能盡快結束這一切。我很快就將他的陽具添的乾乾淨淨,希望他能滿意我的清理,盡快放過我。

然而我錯誤地以為他只是要我將他的陽具添乾淨就行,我添淨後跪在那裡,從他下體撤回我的嘴,但他粗暴地揪住我的頭,命令我將他的陽具含進嘴裡吹喇叭,我這才明白他是要我給他口交。一個我只是過去聽說過但卻連想一想也覺得極其淫亂的行為。但我現在卻被逼要親自為面前這個我憎恨無比的男人做這種骯髒的事,我心頭悲憤萬分。

我知道我在他們面前其實沒有多少選擇,但還是再次苦苦哀求他放過我。他說我的舌頭已將他的興致添起,怎能就此罷休,說著的同時,就將我的頭按向他的陽具。

他繼續用語言羞辱我,說我用舌頭添得這麼歡,吹喇叭的本事一定很好。我極其屈辱地將他的龜頭慢慢含進了嘴裡,感受著我一生最最屈辱的一刻。

他發出一聲滿意的呻吟,用手按下我的頭,我被迫更深的含入,不僅要克服這麼一個粗壯的肉棍插入口腔裡帶來的嘔吐感,還要克服將它含入嘴裡所帶來的屈辱感。

我用嘴上下套動他的陽具,開始一下下地為這個混蛋口交。他開始抖動他的大腿,好像是在享受我的嘴給他的陽具帶來的極大的快感,一雙手還不時地捏在我的胸部,玩弄著我的乳房。

我知道只有盡快讓他射精才能結束這痛苦的凌辱,我加快了動作去有意給他更大的性刺激,同時調整我的呼吸去適應他的陽具在我口中的阻塞。這時的我就像個淫蕩的妓女,在男人胯下主動地讓他享受性快感。

他在我的快速吸吮下嗷嗷連呼,命令我放慢速度,讓他多享受享受我的嘴的服務,並讓我用舌頭在嘴裡也要添他的肉棒。我只得氣憤地照做,心裡惦記著海邊上昏倒的男友。

我慶幸我男友仍然昏迷不醒,如果給他看見他至愛的女人趴在沙地上為其他男人用嘴做這種下流的淫穢服務,他一定會氣瘋掉。

我就這樣不停地為眼前的男人用嘴服務著,用唇和捨去刺激他的生殖器,期待他盡快達到高潮。

這時我身後貼上了另一個男人,他的雙手從後面插入我的胸前,托住我的乳房任意玩弄,嘴巴在我頸部亂吻。我無法擺脫後面的攻擊,只能繼續在我眼前的陽具上套弄。

後面的人分開我跪在地上的雙腿,用手在我的陰部捏摸玩弄,然後我就感到他將陽具從後面插進了我的陰道。

我被這兩個人一前一後地夾在中間,後面的陽具開始一下下的往我的陰道裡抽插,我在他的抽插下繼續艱難地吸著面前的陽具。我屈辱地同時與兩個男人淫亂地交媾著,內心深處感受著這種極其令人羞辱的淫蕩。

後面的抽插將我身子猛地推向前,正好將前面的陽具深深撞入我的喉嚨;我痛苦地吐出陽具,但又很快被拉回,頭被壓著深深地套在陽具上。

後面一雙手捏弄著我的屁股和後腰,而前面一隻手壓在我頭上,另一隻手則在我的乳房上不停地玩弄。

我頭上的壓力突然加大加快,我越來越無法喘息,幾乎被嘴裡的陽具窒息,然後就感受到一串串精液射入嘴裡喉嚨裡。

我被嗆得拚命地咳杖,但抓住我的頭的手一點也不放鬆。有些濃厚的精液被我咳入鼻腔,再咳出了鼻孔。我面前的男人只顧自己的快感,而毫不顧及我的痛苦,繼續猛烈地連續按下我的頭,讓他的陽具在我的嘴裡瘋狂抽插。

那根陽具在我嘴裡持續抽插了很久,滿嘴的精液從陽具旁溢出我的嘴,順著我的嘴角向下流到我的脖子。他將陽具抽出我滿是精液的嘴,不待我要吐出這滿嘴粘糊糊的乳白色精液,他居然捏著我的下巴命令我將其全部嚥下肚。我忍受著屈辱,一邊咳杖,一邊吞下了男人的液體。

他用他的陽具將流到我頸部的精液刮起,再次塞進我的嘴,我不得不按他的命令將其吸添乾淨。

我身後的人突然從我陰道中拔出陽具,來到我身前說,他也要享受享受我的嘴的服務。

我麻木地用嘴接住第二個濕淋淋的陽具,開始設法滿足他的淫慾。我緊縮雙唇,用力摩擦他的陽具,一下下吐出,再一下下地深深含入。

不一會兒口腔裡的陰莖開始高潮前的抖動,然後我的頭被按住,他就像是在抽插女人陰道一樣在我的嘴裡抽動。一陣難以忍受的劇烈的抽動後,接著就是令人窒息的濃濃的射精。

我被迫再次吞入腥臭無比的精液,並不停地吸綴他的陽具,讓他在我的嘴裡享受洩慾後的快感。

總算都結束了,他們該滿足了吧?

我無力地癱倒在沙灘上,久久不能從這輪極度凌辱中恢復過來。

我必須盡快讓他們拯救我的男友。當我抬起身子,赫然發現海水已在開始漲潮。

我有點欣慰地看到他們倆在享受了我的嘴的服務後,開始走向我男友。

他們搬了幾塊石頭將我男友臥倒在地上的上半身墊高,我不解地發現他們並未像我想的那樣將大石頭推開。

我質問他們為何不救我男友,他們哈哈笑說,石頭太重,一下搬不動,弄不好會將他的雙腿砸斷。

我驚恐地看著他們,不知他們說的是否屬實。他們保證我說,再過一兩個時辰海水就會漫過石頭,那時靠著浮力就能輕鬆推開石頭。

我將男友的頭抱在懷裡,將信將疑地看著大海,眼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掉。

然而,他們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我。他們將我拉過去,他們並排坐在沙灘上逼著我跪在他們面前,對我說,在等海水漲上來之前還可以再玩一回。

我麻木地跪在那裡,任由他們粗糙的手在我身上恣意玩弄著。

一隻隻手來回在我乳房、陰部胡亂摸捏著,伴著他們的手的動作,他們還用最下流的話評判著我身體的各個部位。

已經經歷了他們兩輪的姦淫,我的身體已開始麻木,想到為了救男友要被這兩個色狼如此屈辱的玩弄,我心中的悲憤和羞辱難以形容。

我依然赤裸著身子,在他們兩人之間跪著,兩手被他們強迫分別放在他們的肩膀上,好方便他們玩弄我的身子。

我呆呆地跪在哪裡,背後一聲聲的海浪拍打著礁石,也拍打著我的心。

他們在我身上不停的玩弄、用手享受著我雪白的肉體,我的身體已變成他們娛樂的玩具,每個部位都成了他們挑弄捏摸的對象。

其中一人向邊上移了移,用手勾住我的頭向他的下體壓過去,讓我將他的縮軟的陽具再次含入嘴裡。我機械地趴下去,將他的陽具含在嘴裡吸。我已毫無反抗的意志,只盼他們到海水漲上來的時候不要食言。

另一個人再次從後面用手攻擊我的私處,他的一隻手指插進我的陰部,然後是另一隻手指。我含糊地呻吟著,頭一上一下地在陽具上套弄著。

下體已不似開始遭強暴時那麼疼痛,後面人的手指在我的陰道裡悠閒地隨意摳摸著。前面的人用手輕拂過我的乳尖,在我那最敏感的地方刺激著我的肉體。我的身子在他的刺激下微微顫抖,這種凌辱讓我難以忍受,但又躲不過他的手,只能任其羞辱。

突然我感到他們在我身體上的刺激讓我的身體有了反應,我的陰部開始滲出少量的淫水,乳房在他的刺激下堅硬豐滿起來。我兩手抓進沙地,想抗拒他們在我敏感地的刺激。但我無法控制我的身子,我在他們的刺激下竟能感受到些許快感。我為自己的反應羞愧得無地自容,但原始的性本能已被激起,我再也無法將它按捺住。

後面的人終於發現了我的反應。他拔出濕漉漉的手指給同伴看,然後一起對我發出另一通羞辱和笑罵。

在凌辱我的無賴面前竟然能體會到性感,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恥辱。我的身子開始越來越不聽使喚,他們持續的刺激越來越強烈。

被我含著陽具的人躺了下來,他讓陽具抽離我的嘴,將我拽起扶我跨坐在他的陽具上,命令我將他的陽具插入自己的陰道裡。

我的身體裡已經瀰漫著淫蕩的邪氣,我已完全失去了控制自己身體的意志,在急切於尋找剛才手指插入體內的快感的驅使下,我像個木偶一樣聽從了他的命令,主動抬起自己的屁股,用手扶正他的挺立男性器官,將陰道對準了插進去。

我無法相信,自己在短短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裡,就從一個剛剛走上社會的純潔的女大學生,墮落成了受性慾驅使的淫蕩女人。

我慢慢往下坐,陰道裡清楚地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來自陰莖摩擦的刺激,腦中的羞愧感、負罪感、背叛感和恥辱感,全都隨著陰莖一寸寸深入我的體內而煙消雲散。

體內實實在在的快感,在我完全坐入陽具時全面地衝擊著我的身體,也徹底衝垮了我的自尊。

我拋棄了本性的矜持,開始主動用這種淫蕩的方式和他性交,身子起伏更加劇烈,從中製造更多的快感。

他們對我的屈服深感有趣,不斷用各種語言調戲侮辱我。

我向前傾斜著身子,按著最好的角度抽插著身子,在胸前劇烈晃動的兩個乳房被他們輪流抓捏著。

我很快就在連續抽插下達到了高潮。在這種做愛方式下享受到如此強烈的快感,是我從未有過的經歷,我就是咬緊牙關也無法避免發出令人恥辱的淫蕩的呻吟。

大約是由於已經三次洩精的緣故,在我下面的陽具還沒有多少反應,我被迫繼續一上一下地用整個身體去套弄這個男人的陽具。另一人這時也躺到地上,讓我去主動和他性交。我順從地移到他的身上,將他的陽具往自己的陰道插進去。

他柔軟的陰莖根本進不了我的身體,他罵我是笨蛋,並讓我先將他添硬。

我離開第一個陽具後體內一陣空虛,為了能將第二個陽具盡快插進體內,我毫不羞恥地伏下身子一口將他軟綿綿的陰莖含入,然後用舌和雙唇快速套弄,以期將它含硬。

就像在夢遊一樣,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身體的變化已控制了我的理智,只知道將口中的陽具吸硬起來,好讓它能插入我的陰道。

我的努力很快就見效,口腔裡的肉棒快速膨脹,像變戲法般又軟又小的東西很快就變得粗壯堅硬。我嘴離開他的陽具,有點迫不及待地跨坐上去,濕潤的陰道隨著「噗嗤」一聲將沾滿口水的陽具包進底部。

他兩手握住我的乳房,一上一下地控制著我的身子在他的陽具上套弄。這時另一支濕漉漉的陽具來到了我的嘴前,在我的嘴角隨著我一上一下起伏的身子摩擦我的嘴唇和臉。我完全喪失尊嚴地主動張大了嘴,讓他的陽具斜斜插進我的口腔。

就這樣我用陰道和嘴同時服務著兩個男人,不一會我自己就進入了另一輪的連續高潮。

他們一邊享受我的服務,一邊用語言不斷羞辱著我,說我是如何淫蕩如何適合做妓女。

我對他們的調笑已毫無感覺,只是機械地在原始本能的推動下在他們身上摩擦著刺激著,直到我越來越累再也沒有力氣上下擺動我的身子。

我癱倒在胯下的男人身上,大口大口喘氣。身下的男人猛地將我翻倒在地,舉起我的雙腿,將我的陰部對著大海分裂開來,並大聲說︰「看吧!看看流了這麼多淫液的紅比」

我被他強烈的侮辱性言語深深擊中,羞愧地無地自容。我難道真是像他們所說是個天生的淫蕩女人嗎?

然後陽具就插了進來了,這一回他抓著我的雙腿對著我抽插,向上的角度正好讓他的陰莖摩擦到我的敏感的陰蒂,更加強烈的快感衝擊全身。我忘我地大聲呻吟,再也顧不得被姦淫的羞恥,一浪浪的快感讓我幾乎窒息。

這時另一個男人跨坐到我的雙乳下,將他的陰莖塞在我雙乳之間,用手擠壓住乳房,開始在我的兩乳間抽插。

我已完全被高潮包圍,顧不得身子被沉重的男人壓住,兩手緊緊抓住沙地,抵禦這一波波的刺激的浪潮。

胸上的男人將我兩手抓住按在我的雙乳兩邊壓住他的陰莖,然後他伏身向前兩手撐地,開始抽插我的乳房。我順從地用兩手擠壓住自己的雙乳,讓他的陽具在中間摩擦。我已完全喪失理智,竟淫蕩地配合他們姦淫自己。

抽插我乳房的男人的胸部幾乎蓋在了我的臉上,上面滴落下的汗珠滴到我臉上,也滴到我嘴裡,男人的氣息令我窒息。

在我陰部抽插著的男人加快了步伐,他緊抓我的腳脖,狠狠地抽插,越來越快、越來越深,很快就讓我再次推上高潮。

胸前的男人猛地坐起到我的雙乳上面,揪起我的頭髮,將我的嘴拉起對準他的陽具,在我呻吟聲中插入,幾乎一下就插入到我的口腔底部,完全蓋住我的淫蕩的聲音。

我的頭部被前後搖動,我主動含緊插入口中的陽具,在他的粗暴的動作下,讓他昂奮的性器官摩擦著我的雙唇。

然後就是一陣天昏地暗的猛烈抽插,我的身子就像一葉孤帆在風浪中劇烈搖動,他們兩人同時在我體內射精,也將我推向極樂的高潮。

我能感到我的陰道緊緊裹住插入的陰莖,在一陣陣精液射入我的子宮的同時不斷伸縮。

我的頭被拋下地,胸前的男人的精液一束束地射到我的臉上。

淫蕩到了極點的我已暫時忘記了周圍的一切,忘記了我的被困的男友,也忘記了正向他逼近的湧起的海潮。

我們三人在海風的撫慰下從高潮中慢慢地恢復過來。

我的頭再次被拉起套住陽具,嘴裡的陽具緩緩地抽插著享受射精後的快感,我主動用舌將它添吸乾淨,似乎這是極其自然的舉動。

坐在我胸部的男人離開我的身子後,在我子宮射精的另一個男人拉起我的上半身,將他已縮小的陰莖送入我的嘴裡。我再次主動地含入,將它吸添乾淨。

這時我看到海水已漫過了我男友的上半身,將壓住他的腿的礁石完全掩沒。我開始從混亂中清醒過來,慢慢意識到剛才我是多麼荒唐無恥淫亂和墮落。我竟然主動和兩個混蛋以難以想像的方式做愛,還在他們身上連續幾次達到高潮。

忽然,我看到了我的男友,睜大了雙眼,怒視著我們三人。

我一看到他那冰冷的雙目射來的目光,我的心一下就從剛才的高潮中跌落到無底的深淵,胸口像堵住了一塊大石,憋得喘不過氣。

他是何时醒过来的?我刚才的丑态全被他看在了眼里?天哪,我怎么像他解释这一切?

两个无赖大声淫笑着走向我的男友,口中不断羞辱我,说我是世上他们玩过的最好的婊子。我想起他们刚才大声地羞辱我,难道是故意说给我男友听的?我不敢想下去。

他们冲我喊着,让我去帮忙将我男友拉出来。我不顾赤裸的身子上还挂着斑斑淫液,立刻跑了过去。

海水已开始变得刺骨的寒冷,我在冷水的刺激下更加清醒。

他们两人抓住我男友左右肩膀,让我去推开水里的大石头,我不解他们为何不推而让我推。

大出我的意料之外,水的浮力已大大减轻了石头的重量,我一人竟然轻松就将它推开,他们两拽住我的男友肩膀,将他拉出来拖到沙滩上。

我茫然地站在水里,看着他们大笑不已,难道我根本就不用经历这么痛苦的凌辱就可以救下我的男友?

我无法相信这一切,我不敢相信我所有的牺牲都完全可以避免。

我的男友的身体在沙滩上颤抖,我跑过去想抱住他,但他一把将我抛开,我摔倒在地上。我像掉入了一个巨大的冰窟,凉气透过脚心穿透身体直抵心脏。

一切都完,尽管我承受这么大的屈辱全是为了救他,但我在爱人的心中一定比妓女还要低贱,他永远不会再原谅我了。

我呆在沙滩上,欲哭无泪。

这时由远至近传来了阵阵马达的轰鸣声,远处沙滩上开来了三辆巡警的摩托车,穿着制服的公安冲了过来。

想到凌辱我的这两个歹徒即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我心中泛起一丝快慰。屈辱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一串串滴落到沙滩上…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