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龟 第三十八回 还带挡做成圈套

武侠古典 admin 暂无评论


订白头再捉瘟生

且说方子衡听了陆兰芬一番说话,非但不要他的身价,而且还替他打算省钱,心里喜欢得毛骨悚然,十分畅快。便问兰芬可要先付些洋钱,慢慢的还清债项。兰芬连连摇手道:“格末谢谢耐,勿要实概性急,就是娘姨笃面浪,耐也勿要说起,赛过无拨格件事体。倘忙一格勿当心,拨俚笃说仔出去,大家晓得仔,格是勿要说啥生意哉,连搭仔局帐一钱才收勿着,去便宜俚笃格排客人,也勿犯着啘。”

方子衡听了,觉得甚是有理,心中自是喜欢,但不免还有些儿不满之处,便向兰芬道:“你既是一心嫁我,何必定要多做一节生意?就有些局帐收不下来,我也不是这般啬刻的人,那有不肯代还的道理?况且你的身子已经嫁我,这些局帐自然要我包场,你又何必一定要替我节省呢?”陆兰芬听了,把眉尖一皱,颦蹙道:“耐格人啥总归实概性急得来,格个嫁人格事体,勿是一句两句闲话说得清爽格。

倪末也总算商量商量,耐末也自家想想,勿要就是实概妈妈虎虎,故歇倪格身体总归要嫁拨耐格哉,阿好再去接啥格客人?就是生意做到下节,不过场面浪实概说法,赛过嫁拨仔耐一样啘。“方子衡听了,方才放心。

兰芬见方子衡已经受了牢笼,这件事儿便有了二十四分拿手,正要乘着这个机会,狠狠的砍他一下斧头,还要叫他情情愿愿的报效出来,一毫不觉得陆兰芬是个敲竹杠的都头,砍斧头的名手。正是:

准备金笼关彩凤,安排香饵钓神鳌。

闲话休提,书归正传。忽一日陆兰芬院中来了一个客人,是阿金同来的熟客,兰芬却讪讪的不甚应酬,过去略坐了一回便走了出来,把那客人丢在房中,佯佯不睬。那客人坐了半天仍不见兰芬出来,心中未免也有些生气,起身要走,却被阿金拉住不放,急急的过来和兰芬说了,要他出去应酬。兰芬坐着不动,那里睬他?阿金见了这个样儿,不知何故,呆呆的立在旁边,见兰芬只当没有听见一般,忍不住又催一遍。兰芬冷笑一声,也不言语。阿金见连催了两三遍,兰芬只是不理,发起火来,也冷笑道:“做生意勿做生意,生来勿关倪娘姨啥事,倪阿好来管耐?不过耐挂仔牌子,客人来仔勿应酬末,做啥格生意介?”兰芬听了不觉面上一红,道:“个把客人,倪勿做末勿做哉啘,要耐生瞎巴结俚格啥?倪做仔生意,倒挨着耐格娘姨来管起倪来哉,阿要笑话!”阿金听了更加火冒,按捺不住,大声说道:“倪娘姨末娘姨,倒也三千洋钱笃哩,耐末是先生,倪末是娘姨,客人做勿做生来勿关倪事,只要耐拿格三千洋钱带挡还拨仔倪,格末随便那哼随耐格便,勿然末倪也有两句闲话勒浪说说。”陆兰芬听得阿金竟是顶撞起来,那说话的神情十分可恶,只气得蛾眉倒竖,粉面生红,把一双小脚在地下一跺道:“耐一塌刮仔三千洋钱带挡,啥格希奇勿煞,还仔耐格洋钱末,才完结哉啘,阿挨得着耐来瞎噪,嘤嘤喤喤,啥格样式!直头无拨仔淘成哉。”阿金冷冷的把手一摊道:“还仔倪格洋钱末顶好哉啘,倪有仔三千洋钱,阿怕无拨仔生意?勿要耐故歇末说得蛮好,停歇歇要起洋钱来原是无拨,格是定规勿成功格嗫。”

兰芬怒极,转向方子衡说道:“耐听听俚格闲话,阿要气煞仔人,二三千洋钱才拿勿出仔末,直头拨耐钝光格哉。”阿金呵呵冷笑道:“耐实概格红倌人,阿怕拿勿出仔洋钱,就不过还有倪经手格店帐好像勿少,耐倒记记明白,一淘交代仔倪,等倪去还拨仔俚笃完结,明朝等耐舒齐好仔倪来拿。”说罢,竟自走了出去,头也不回,自去回覆那客人去了。只把个陆兰芬气得呆了多时,一言不发。

方子衡婉婉转转的劝了兰芬一回,兰芬长叹说:“总归倪要仔俚笃格带挡勿好,耐看俚格样式,标得来,阿像啥格娘姨,赛过比仔本家再要利害,故歇倪也说得勿哉,想点法子还仔俚格洋钱,看俚阿再有啥格说话?”说到此处,便登时愁锁双眉,着实的踌躇起来。方子衡问他为什么这般着急?兰芬道:“阿金格带挡洋钱,倪答应末答应仔俚哉,故歇想起来,一时三刻,陆里拿得出几化洋钱?格件事体倒直头尴尬哉嗫。”方子衡笑道:“这些小事极是容易,何必要这般的着起急来,明天我就去打张票子来替你还了他的带挡可好?”兰芬摇头道:“耐勿要实概性急,等倪到别处借借看,倘忙无借处,再搭耐说。”方子衡诧异道:“前日我早已和你说明,替你代还债项,为什么忽然的不要起来?”兰芬道:“勿是呀,耐勿要缠错哩,耐搭倪还债末倪阿有啥勿要?耐搭格洋钱放来浪,总归一样格呀,等倪下节勿做好生意,再拨倪好哉。”方子衡听他说得有理,点头称是。

隔了一天,兰芬说是出去借钱,去了半晌,方才愁眉不展的回来。方子衡急问他可曾借到?兰芬拍手道:“无借处嗫,啥人肯借拨倪呀!倪问格客人要借五千洋钱,俚勿借倒也罢哉,陆里晓得俚说出来格闲话,格末来得讨气,俚倒说耐借得忒多哉啘,一借就是五千,叫倪陆里来得及”勿比三百五百洋钱,倪还好应酬应酬。

倪拨俚气婚哉,对俚说倪穷末穷,几百洋钱倒也勿在乎此,倪要老仔格面皮,问客人笃来借格三百五百洋钱,格是好煞格哉,难末倪一径跑仔转来,耐说阿要勿色头?

“方子衡道:”既然如此,我一准去划了票子来可好?“兰芬道:”难是生来只好问耐方大人借哉,不过耐方大人末,看仔几千洋钱无啥希奇,倪自家心浪意勿过煞来里。“

方子衡果然去后马路汇划庄上,划了一张五千洋钱的汇票来,交与兰芬。兰芬接在手中,低声笑道:“谢谢耐,倪今朝拿仔耐格洋钱,赛过就是收仔耐格定洋,故歇耐搭倪两家头……”兰芬说了半句,觉得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两颊微红,回头匿笑。方子衡看了这种含羞佯笑的情形,浅逗轻挑的言语,只把他喜得眉飞色舞,乐不可支。

陆兰芬接了银票,便立刻唤了阿金上来,又从妆台抽屉内取出一叠发票,一一的算清。合起来连那三千带挡洋钱统通在内,竟有五千多些。兰芬又开了拜匣,取出几张钞票,一齐交与阿金,当面言明,从此两无交涉。又把阿金数说了一番,说他不该这样的全无义气,无缘无的和他吵闹起来。阿金银钱到手,并不计较,只冷笑两声,接过票子,收拾衣装,扬长去了。

这里兰芬便问方子衡道:“倪收末收仔耐五千洋钱,阿要写张借票拨耐?”一句话,把个方子衡说得哈哈的笑起来道:“岂有此理!难道我不相信你么?”说得兰芬也一笑道:“勿是呀,常恐耐勿相信,说倪骗仔耐格洋钱。”

自此以后,兰芬便和方子衡商量,要办红裙披风、珠花首饰,一切嫁人应用之物,估计起来也有三千开外。方子衡那里晓得兰芬不是真心,一味的拿出钱来任凭布置。兰芬因天气甚热,借着歇夏的名头不出堂差,夜间的和酒也就少了些儿。

方子衡忽然想起要坐马车,便向兰芬说知,要他同去。兰芬道:“一淘去也无啥,就不过倪去末总要带个娘姨,一部车子坐勿落啘。”方子衡道:“一部坐不下就叫两部,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兰芬方才欢喜,叫相帮去雇两部橡皮马车。相帮去不多时,马车已是来了。方子衡便催着兰芬,叫他快换衣裳。兰芬将就洗一把面,略施脂粉,重整云鬟,换了一套衣服,越显得娇如解语,弱不胜衣,扶在娘姨肩上向方子衡笑道:“价末倪去哩。”方子衡只是讪笑,要让兰芬先行,兰芬不肯,道:“倪勿要呀,耐豪燥点走嗫。”方子衡一面笑,一面同着兰芬出门,上了马车。

马夫加上一鞭,跑开四蹄,径往大马路泥城桥一带跑来。

此时正是六月初天气,新月在天,明河倒影,碧天如水,萧然无云,已觉得心旷神怡,烦恼尽去。再过了跑马厅一带,无数的重阴密树,接干交柯,树阴之内漏出一角月光,那树枝的影儿不住的往来弄影,风飘翠袖,露湿罗衣,好像到了清凉世界一般。到了张园,方子衡和陆兰芬下了马车,就在草地上拣一张桌子泡茶坐下。

不多一刻,那班有些名气的倌人陆续到来,也有泡茶的,也有并不泡茶到各处去闲走的,内中有认得兰芬的倌人走过来招呼两句,兰芬含笑应酬。忽见随后又是一班少年客人蜂拥而来,在一班倌人的桌子面前走来走去,穿个不了,口内评头品足的恣意说笑。那班倌人也有背过脸儿不去理会的,也有打情骂俏兜揽生意的,更有和客人动手动脚扭作一团的。兰芬看不入眼,扭转身子向方子衡说道:“故歇格倌人真真笑话,耐看俚笃,当仔几几化化人做出实梗样式,阿要面孔?连搭仔倪格台才拨俚坍完格哉。”方子衡点头称是。

兰芬正在说话,忽然背后伸过一双手来,两手交叉,把兰芬的眼睛紧紧掩住。

兰芬不晓得什么人和他玩笑,待要发作,又恐是个熟人不好意思,发极喊道:“啥人介,勿要实梗噪嗫!”就这一声喊里,背后的人方才放手,哈哈的笑起来,兰芬急回头看时,原来不是别人,就是那章秋谷。兰芬见了,故意沉下脸来埋怨秋谷道:“耐末总是实梗无淘成,倪拨耐吓煞快,认仔是个流氓要拆倪格梢哉。”说着不禁也笑了,又反手摸摸头发,用豆蔻盒的镜子照了一照。秋谷随便坐下,招呼了方子衡。陈文仙随在秋谷身后,便也坐在一旁。

秋谷向子衡道:“多时没有见你出来,怎么今天居然有空儿坐起马车来了。你们贵相知竟许你出来么?”方子衡一笑,尚未回言,陆兰芬面上早不知不觉的红起来,睄了秋谷一眼,道:“耐末总无拨好闲话说,狗嘴里阿会生得出象牙?方大人出去勿出去,阿关得倪啥事?随便啥格闲话,到仔耐格嘴里向末就无拨仔淘成哉。”

秋谷正待再说,方子衡拦住道:“你们不要大家斗口,还是我们来谈谈罢。”就把椅子往前挪了一挪,低声诉说:要把兰芬娶回家去,可好托他做个现成媒人?秋谷听到此间,便把兰芬着实钉了一眼,兰芬低着头装着不见,自在那里和陈文仙交头接耳的密密谈心。秋谷等方子衡说完,方才笑道:“原来你就要纳宠,所以这样喜欢,我竟没有晓得风声,不曾和你道喜。但是你要我做个现成媒人,虽然极是容易的事情,这个媒人我却做不来的。”正是:

画中爱宠,难销金谷之春;天上兰香,一现昙花之影。

欲知后事,请看下回。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