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龟 第十六回 论妍媸畅谈电气

武侠古典 admin 暂无评论


谈嫖界痛骂官场

且说秋谷听了春树问他的说话,嗤的笑了一声,道:“亏你平时还自命通人,怎么迷信起稗官野史家的话来,连这点道理都分解不出?你想月下老人有什么凭据,又有谁人见过?世界上的男女千千万万,婚姻配合那里捉摸得住?都要一个个注起册来,这月下老人如何有这许多手脚?再说起众人的公论来,同是一双眼睛,又同是一付面貌,怎么妍媸好恶截然不同,这究竟是个什么缘故呢?也不是什么偏见,也不是什么前缘,是男女身体之中各人天生的一股电气。大凡人的性情面目各有不同,那禀赋的电气也就不同。合着电气的,看他就是西子南威;合不着电气的,看他便是东施嫫母。那电气又怎的会合呢?将男女二人的电气比较起来,差不多的性质,所以那电气热度高的,便喜欢面有春气、温和柔媚的人;电气热度低的,便喜欢清洁俏俐、一团秋气的人:这是男女电气的大概了。还有那一种男女,初时两情相爱,电气原是相合的,后来忽然两下变心起来,这是各人的电气慢慢的改了性质。

就如人的气血一般,也有少年时本来强壮,到中年忽然无故衰疲;也有少年时本是衰颓,到中年忽地变成强壮。气血既然改变,电气也自然慢慢的不同。无论什么丑陋的人,他的身体之中自有他本来的电气,天下之大,总有同他合着电气的人,所以齐国无盐人人唾弃,齐宣王倒反将他立作正宫,这就是合着电气的证据。齐景公宠幸弥子瑕,初时十分相爱,后来弥子将近中年,景公见之,如有芒刺在背,这就是电气先后不同的证据。总之,电气相同,便一颦一笑俱觉生妍;电气不同,便一举一动也觉生厌。这是说各人眼界之中,另有一番境界,有时可以为凭,却又不能一定。在你看这个人是国色天香,笑着别人没有眼力,焉知别人看他不是个蛇神牛鬼,也在那里笑你的眼界不高。这又从何说起呢?至于上海的倌人声价,名妓品评,却不是这般讲究,另有一番可笑的情形。大约现在的嫖界,就是今日的官场,第一要讲究资格,第二就是讲究应酬,那‘色艺’两字竟可以不讲的了。资格熬炼得年深月久,声价一定会高;应酬习学得圆到随和,生意自然会好。就有一两个色艺俱佳的人,到了这种昏天黑地的地方,也不得不学些应酬,熬些资格,忍着一肚子的气,去同那猪狗一般的客人、夜叉一般的同辈勉强周旋,真正屈杀了许多女子。这才是佳人名士,同一伤心。“

秋谷说到此处,早不觉引起他的牢骚来,春树也默然相对,觉得大有天壤茫茫之感。回头看金小宝,呆坐在旁,听着秋谷说的,一字一句都打入自家心里,想起当年的情景,竟是流下泪来。再听秋谷说道:“最可恨的是这班瞎眼聋耳的客人,他也不晓得‘色艺’两字是个什么东西,只看见这个倌人声价高抬,他便道他一定是才貌双全的名妓,花了大把的银子去巴结他。那真正有些才貌没有名气的倌人,他正眼也不去看他一看。你想,还有什么公论么??小宝拭泪,向秋谷说道:”二少格闲话一点勿错,倪刚刚出来格辰光,勿懂啥格应酬,生意末呒拨,节浪向总归极煞快。看看别家格倌人面孔生得怕煞,生意倒好得野哚,碰和吃酒闹忙得来,格当中啥格道理,倪也解说勿出。直到过仔几年,生意也慢慢里好哉,名气也慢慢里出哉,到仔故歇辰光大家才晓得上海滩浪有倪格金小宝格名宇。倪人末还是从前格人,勿见得换仔一只面孔,想起倪归格辰光真真作孽。二少耐想上海滩浪格事体,阿有啥淘成?倪也不过是得过且过,混混哉罢。“秋谷点头称是,叹息不已。

春树道:“你这一番议论,真是绝后空前,未经人道,实在佩服得很。但是倌人的难处,你也说得切当不移。你又没有做过倌人,怎么这般明白?还是有人同你说过的呢?”秋谷微笑道:“我这般的苦口提撕,开你的见解,你反取笑起我来。

我章秋谷歌场酒阵,整整混了五年,难道这点阅历工夫都没有,定要像着你们遇事绝不经心、出口便谈市语的酒囊饭袋么?“春树笑道:”骂得结实。但是如今世上,像我一般的人在在皆是,而且未必如我一般,你何不一个个去寻着他们痛骂,却单在这里骂我一人?这就是你的不公之处。“秋谷道:”我原是借你一个骂着众人,也不是一定骂你。至于那些更不如你的人,是天生的没有意识、不生气血的畜生,那就无从骂起了。“春树道:”你一概骂在里头也是情愿,但是竟把他们比做畜生,未免过于挖苦。“秋谷道:”我把他们比做禽兽,还把他们的程度看得高了,觉得有些拟不于伦。你想羔羊跪乳、鼹鼠成群,虽是禽兽,也还都有孝义之心。他们这班混帐东西那里赶得上禽兽,你还嫌我过于挖苦么?“一席话说得贡春树咨嗟不已。

秋谷因辛修甫请春树在西安坊龙蟾珠家吃酒,要他作陪,略歇了一会,便辞了小宝,同春树到西安坊来。到了院中,辛修甫同了章秋谷等走进房间,龙蟾珠也来应酬了两声。春树看蟾珠淡扫双眉,轻施朱粉,穿一件素缎夹袄,面目之间颇有清气,便称赞了几句。到得写起局条,秋谷自然是陈文仙了;要叫春树去叫书玉,春树不肯,叫了金小宝。秋谷道:“你这个人,真是得陇望蜀。你还没有晓得他的脾气,将来若是被他晓得,必定要闹出笑话来。”春树看着秋谷,似信不信的摇头不语。正值相帮递上手巾,秋谷也没工夫再说闲话。

局条去了不多一刻,叫局的相帮未曾回转,金小宝早已姗姗而来。走进房门,香风已到,那几步路儿放出全付的身段来,走得十分圆稳。走到春树背后刚刚立住,觉得有些微微娇喘的样儿,一手掠着鬓发,一手扶着椅背,抬起一对秋波将座上的客人四围飞了一转。众人觉得金小宝这双俊眼如秋月光明,如宝珠闪烁,一顾一盼华彩非常。当下小宝笑容满面,一一招呼,又向秋谷应酬了几句方才坐下,回头向着春树低鬟微笑。春树大喜,待要和他说话时,小宝却又扭过头去装作不知,只低头敛手的弄手帕子,却时时飞出眼风暗中关照。合席人的眼光都注在他的身上,暗赞小宝的场面工夫真个是八面张罗,满场飞舞。秋谷更是击节叹赏,忽向小宝道:“我同你虽然认识多年,局却不曾叫过,今天我竟要借光转一个局,不知你赏光不赏光?”小宝笑道:“二少笑话哉!只怕耐勿肯照应倪啘,阿有啥倪倒勿肯格?”

随叫跟局的大姐把豆蔻盒子放在秋谷面前,随向春树说了一声:“对勿住!”便坐到秋谷背后来。秋谷同他谈谈说说,甚是投机。

小宝向来敬重秋谷,况且秋谷的神情意气身段都比春树较胜一等,小宝自然愈加亲热。在秋谷意中又另是一个念头。那一班现在有名的时髦倌人,个个都晓得章秋谷的名字,而且待他要好非常,却并没有什么邪念。大抵秋谷聪明绝世,意气如云,陈王八斗之才,李泌九仙之骨;又且花丛阅历已有数年,那班名妓金刚倾慕他的才华,想望他的丰彩,大家传说,到处承迎,秋谷却只是淡淡的交接,从没有迷恋过什么倌人,这也就算是他绝大的定力,真是庸中佼佼,铁中铮铮的了。一言表过不提。

只说秋谷与小宝谈了一会,陈文仙也走了进来。春树暗想:文仙见了小宝定要吃醋,要看秋谷怎样调停。谁知陈文仙醋意毫无,仍是笑盈盈的打起精神应酬秋谷,秋谷与小宝说得正是闹热,不甚理会于他,陈文仙也没有一毫怒意。春树暗暗希奇,想秋谷拿人的手段真是利害。正在暗想,仰正等所叫的局已是接踵而来,春树一个个看时,也有相貌好的,也有相貌平常的,却没有十分粗蠢的在里头。那些倌人看见秋谷、春树这样两个临风玉树的少年,未免有情,大家多要飞他两眼。小宝因堂差甚忙,相帮来催了几次,秋谷叫他快些前去,小宝尚在俄延,秋谷道:“我们不是曲辫子的客人,你尽管去罢。”小宝一笑,方才辞了秋谷,又向春树招呼了一声,斜扶着大姐金妹的肩头,好似风吹杨柳一般一步步的挨出门去。跨出房门,那眼波正与秋谷打个照面。恰好秋谷眼光一转,也飞到小宝那边,同小宝那一对水汪汪的秋波碰了一个针锋相对。小宝登时红潮晕颊,似笑非笑的斜睨了秋谷一眼,急急别转了头下楼去了。这里众人并未留心,不曾看见,只有陈文仙坐在秋谷背后看得分明,忍不住低叫一声:“好呀!”秋谷急回头示之以目,文仙会意,微笑不言。

秋谷因要早些回栈,还有分拨的事情,便先起身辞了主人,到陈文仙处坐了一会。文仙知他有事,也不留他,秋谷便回吉升栈来。

到了自己房间门首,只见隔壁一间福字官房已经有了客人,那说话的声音夹着些妇女的口气,一口杭州说话,清脆异常。秋谷心痒起来,且不进房,隐在隔壁房间门外,悄悄的在门帘缝里偷看时,只见房内床横头放着五六只皮箱,床上挂着一顶湖色绉纱的帐子,行装甚是辉煌。床上放着一??烟具,明晃晃的点着烟灯,那男人躺在床上吃烟,看不见他什么面貌。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子坐在对面床沿,神情流动,意态鲜妍,眉目清扬,身材纤巧,穿一件杨妃色绉纱紧身夹袄,蜜色绉纱裤子,一双红缎弓鞋约有四寸。看着这身打扮,更觉动人,想是临睡卸妆,所以只穿着这一身小衣服,衬着这酥胸玉腕,粉颈香肩,越显得态度温存,丰姿妩媚。秋谷看了一回,觉得这女子风头甚好,竟和陈文仙差得不多;同苏州的许宝琴、花云香比较起来,却也不相上下。秋谷再要看时,只见那男人坐起来,“噗”的一声吹灭了烟灯,就走来关门。秋谷恐怕被他看见,急忙缩进自己房中。听见“呀”的一声,想是把门关了,秋谷回房,坐在灯下想了一回,也就睡了。

明早十点钟刚刚打过,秋谷起来,还未洗面,忽见茶房领进一个人来,灰布袍子,天青背心,脚下蹬着黑布快靴,手内拿着一张名片,向秋谷道:“家爷过来奉拜。”秋谷不知是什么人,接过名片看时,写着“王保建”三字。正在疑惑,客人已经进来,穿着一件银灰绉纱夹衫,玄色外国缎马褂,跨进房来,对着秋谷就是深深一揖。秋谷忙还礼让坐,家人送上茶来。秋谷问他来历,方晓得他号叫云生,安徽人氏,就是间壁房间的客人,是个浙江同知,向在杭州候补,此番同着如君到上海苏州游玩,因上海没有熟人,要结交几个相识。原来秋谷昨夜窥见的妙人,就是这王云生的姨太太。秋谷见他语言伶俐,应对圆融,觉得这个人也不甚讨厌,便随口也敷衍了他几句,送他出来,当时就过去回拜了一趟。王云生把秋谷十分巴结,秋谷却只是想着那女人的面貌,要想个法子见他一见,却又想不出什么主意来。

次日,王云生来请秋谷吃酒,在公阳里林桂芬家,秋谷欣然赴席。正是:

酒绿灯红之夜,别有深情;征歌选舞之场,忽逢局骗。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