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非洲丛林中的白种人妻第四章

另类小说 admin 暂无评论


我弯下腰去,深情地给了我老公汉克一个长长的热吻。然后我从汉克那根已经像一条死蛇一般的软趴趴的鸡巴上爬了起来。

当我挨着竹垫子站起来的时候,我感觉到汉克射进我蜜穴里热气腾腾的精液开始从我的体内流淌出来,顺着我大腿的内侧流到了地下。

我注视着弯弯延延地流淌着的精液,惊讶地说道“上帝啊!你从哪里来的这么多的精液?我感觉你在我的里边足足射了!”

依旧四仰八叉地躺在竹垫子上的汉克脸上露出了微笑。

汉克笑着说道“不好意思!我把你的小穴搞得一塌糊涂”我浪笑着回了一句“ Mmmmmm~我喜欢这样的一塌糊涂”接着我就又弯下白皙结实的腰肢给了汉克另一个深情的热吻。

**** **** **** ****

为了晚上这个小村庄为我们准备的接风晚会,我们双双在我们的小茅草屋里把自己全身上下清洗收拾了一番。

我问汉克“你看我今天晚上应该穿什么衣服出去?”

汉克开怀大笑道“就随便找一个小号的纯白乳罩穿上,或者就干脆什么都别穿,袒胸露坏的出去怎么样?”

“Oh!肯定,喜欢我打算就穿成那个样子!做你的白日梦去吧!”

我翻了一下白眼,回应道。

“为什么不呢?那件已经完全湿透的小小的乳罩并没有遮掩住任何东西。每一个人现在都知道你那两个已经硬的不能再硬的乳头是什么样子。所以为什么不让他们看看这两只大奶子自由自在的垂荡在你胸前的样子?这里其他的姑娘们没人遮掩着她们的乳房”汉克回应说。

我目不转睛地盯视着汉克,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在拿我找乐儿?你真的愿意其他人看到我整个袒胸露背的样子?当他们看到我是那个样子你就一点都不感到伤心?”

“见鬼,不!我才不会呢,要是那样的话我想我真的会欲火焚身的。我想你应该也同样会欲火中烧,性欲旺盛的,你知道当我们两个人都欲火中烧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我盯视着汉克,一脸嘲笑着说道“好吧,继续做你的白日梦!我的宝贝!我不会袒胸露背的出去丢人现眼的。到目前为止本姑娘打算穿一件性感的上衣,乳罩或者其他什么,对不起啦!”

我说到做到,我套上一件黄色的T 恤,但是没有戴一个乳罩。接下来我登上一个小小的浅蓝色的比基尼三角内裤。最后我披上一件小号的黑色唐老鸭外套。

我用手托起我的两只像两只大白兔一般雪白鼓胀赤裸着的乳房,转过身面对着汉克。我一边开始用两只手托着我那两只弹力十足的雪白乳房上上下下地掂动着。一边看着汉克挑逗着说道:“看上去怎么样?没有像你做白日梦那样上身什么都不穿,但是你老婆的两个大大的胸器却没有任何遮盖,现在正在自己自由自在地上下抖动呢,性感吗?”

汉克笑着说道“你看上去感觉好极了,但是要是上身什么都不穿就更好了。”

我们全身上下收拾利索以后就走出了我们小茅草屋。然后我们就走了一个穿过这个小村庄的近路来到准备给我们接风洗尘的歌舞晚宴的地方。

当我们一走进会场,我一眼就看见我们当地的黑人导游贾瑞卡正和当地黑人酋长祖玛玛祖玛玛肩并肩地坐在一个长条桌子旁。我们当地的黑人导游贾瑞卡向我们挥着手,告诉我们肩并肩的坐到当地黑人酋长祖玛玛的另一侧。

当我们落座的时候,导游贾瑞卡的一双眼睛几乎是不错眼珠地地上下打量着我。他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我那件又小又紧的T 恤衫上,接着就把目光落在我那对正在T 恤底下来回摆动的赤裸裸的乳房上。当我想到贾瑞卡一个小时之前刚刚看到我一丝不挂地和汉克在一起热火朝天地做爱的时候,我心里就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当我们刚刚落座,当地黑人酋长祖玛玛就用当地的土语对着我们说了一大通。

我们当地的黑人导游贾瑞卡接着就翻译说当地黑人酋长祖玛玛欢迎我们的到来,希望我们能喜欢享用这顿饭菜,酒水和舞蹈。我们也都笑着对他说我们很感谢他的盛情款待,但是我们也不肯定祖玛玛是不是听懂了。

就在这时一阵充满原始野性激昂嘹亮的鼓声开始响了起来,几个全身上下只在腰间系了一条腰布其他地方全部赤裸着的这个小村庄里的土著男女开始随着鼓点起舞和跳跃了起来。其他人开始把食物和饮料端出来给其他所有人享用。他们也同时把一些食物放到了我们的面前。与此同时他们又给我和汉克每个人面前放了一个盛满饮料的非常漂亮的用可可壳做成的饮料杯。

放在我面前的饮料是粉红色的,而我老公汉克面前放的饮料的颜色是黄色的。

我看见当地黑人酋长祖玛玛祖玛玛和我们当地的黑人导游贾瑞卡面前的饮料则都是十分清澈透明的。我用手指着面前的饮料问老公汉克这种饮料是什么东西制成的。

老公端起他那杯饮料呡了一口说道“Mmmmm 这是一种水果做成的饮料,喝一点,味道真的很不错。而且我真的很想知道端上来的那些肉都是些什么肉,但是我有点害怕问这个问题!”

我也试着喝了一小口以后,感觉汉克说的没错,这种饮料的味道确实不错的。

听到汉克这一语双关的话,我们两个人心领神会的相视大笑。

我们四个人坐在长条桌边上,一边看着这些土著黑人专门为我们表演的节目,一边狼吞虎咽地大吃大喝着。

当汉克看到那些浑身上下油黑发亮,身材高大,正在为我们表演土著舞蹈的黑种女人显得十分肥胖丰满肉体和那赤裸着的大奶子像波涛翻滚的黑色波浪一般地汹涌澎湃地涌动翻滚到他的面前,带起一阵阵散发着成熟女人的强烈刺激的荷尔蒙气味的黑色波涛的时候,汉克发出了一阵阵难以抑制的短促低沉的呻吟。而我当看到那些土著黑人男舞者长长的散发着强烈的雄性荷尔蒙气息的黑黝黝的大鸡巴像一柄柄黑色的长矛一般随着舞蹈的动作从围腰布下边的一次又一次地跳入我的眼帘,我几乎是无法自制地从喉间发出一声声充满饥渴的惊呼。

不一会的功夫,我的视线开始完全变得模糊起来。我努力地试着集中精神观看舞蹈,但是我实在是没法坚持下去。我转过身去想告诉我老公我现在发生了什么情况的时候,我却只看到我老公已经完全昏睡过去了,只见他完全是仰坐在那里,脑袋重重地向后仰着,一副仰望星空的模样。我用力摇晃着汉克,但是他却继续一动不动地毫无反应。

我赶紧告诉当地黑人酋长祖玛玛和我们的导游我们当地的黑人导游贾瑞卡我老公汉克有些不对劲,我老公完全昏过去了。

酋长祖玛玛脸上出现了一种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的表情,但是黑人导游贾瑞卡开口解释了“别担心,美丽性感的夫人,你丈夫一切都很好,你老公只是喝了太多的kekpa 这种饮料。这种情况在你们美国怎么说呢,oh,是的,英语是这样说的,他喝醉了。”

“你拿我找乐儿,喝醉了!我不知道这种饮料里有任何的酒精成分”黑人导游贾瑞卡大笑着回应道“oh,是的,美丽性感的妇女。这种饮料是从当地的植物中提炼制成的,不像你们美国人的酿造方式,怎么说呢!酒精。如果你喝了太多这种饮料,它会整晚的沉睡不醒的。”

然后导游贾瑞卡对旁边的两个人说了些什么,那两个人就走过来,把汉克抬了起来,开始把汉克向我们的小茅草屋抬了过去。

我也站起来跟着他们往回走,我的眼前依旧是模糊不清,我感觉我脚下就好像是踩着一团火或者其他什么东西。我感觉我的体内有一种非常非常奇怪的感觉。

酋长祖玛玛对着我用当地的语言说了些什么,我转过头望着导游贾瑞卡等着他翻译成英语。

“酋长说他很抱歉你的同伴睡着了,他想你可以一个人呆在这里继续享受”我回答说“告诉酋长,谢谢他了。但是我自己也感觉有些不舒服,我最好还是回去休息,请转告谢谢他,我们今晚过得很愉快”

**** **** **** ****

我自己一个人向我们的小茅草屋走去,我自己不能确定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并没有感觉喝醉或者很兴奋。我不能确定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现在体内的这种持续不断的感觉是我以前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的。这是一种很不错的感觉,而且就像是很愉悦兴奋的感觉。

当我回到我们的小茅草屋的时候,那两个男孩子把我老公汉克放在了竹垫子上并且离开了。我走进我们的小茅草屋,顺手就把那个草门给关上了。我希望这个草门上能有一个门锁以便我可以不让我们的导游我们当地的黑人导游贾瑞卡随心所欲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的来偷看。

这时候天色刚刚黑下来,我点着了一个小小的火把来照亮我们的小茅草屋。

汉克就像一个婴儿一般四仰八叉地平躺着昏睡。我把汉克除了内裤以外的衣服全脱了下来。

当我心急火燎地脱下我自己的T 恤,我惊讶地发下我的两个乳头全都直挺挺地立了起来,而且就像石头一样的坚硬无比。饮酒总是会让我感到有些春心荡漾,但是我从来不记得饮酒会让我的两个奶头变得如此的坚硬。

我用右手抚摸着我的左边的乳头,啊!我的上帝啊!我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几乎一下子就被点着了。我站在那里用两只手用力地爱抚着我那两只已经坚硬无比的乳头。我用大拇指和食指地用力地攥紧和捻动着我那两只硬硬的乳头。同时我绞尽脑筋地去想为什么今天晚上我的两只乳头会如此的敏感。

我饥渴难耐地用力揉擦捻动着我的乳头,现在我必须躺下自慰让我彻底地释放。我心急火燎地褪下我的外套,用脚把它踢开。现在我只穿了一件小小的浅蓝色透明的比基尼三家内裤。我挨着汉克躺在竹垫子上。

我捻动揉擦着我右边的已经硬的发红的乳头,同时把手伸到我的小小的三角内裤上。我甚至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开始把手指伸向我那已经潮湿了的阴部。我触摸到了我那已经发红发热的大阴唇的边缘。当我的手指找到了我的阴蒂并开始轻轻地拨弄揉擦的时候,我的小小坚硬发胀的阴蒂一下子就变得坚硬无比就像要把我的三角内裤戳出一个洞出来。

我转过头去看着还是呼呼大睡的老公,喉间发出断断续续地呻吟“oh,上帝!亲爱的,为什么你现在就睡着?上帝!我今晚太需要你那根大鸡巴操我了”当我已经拨动揉擦着我的右边的乳头同时隔着我的小小的黑蕾丝比基尼三角内裤的捻动着我的阴蒂的时候,我感受到我身体的深处开始涌动起一种强烈的性高潮。

我闭上了眼睛,又再一次地想着我在旅途中见到的那些土著黑人的长长的黑色大鸡巴。在我的脑海里那些黑色大肉棒中的一只正在用他那像一个婴儿的拳头大小紫红发黑弹性十足就像是黑橡胶一般的龟头轻柔地在我的阴部上上下下的揉擦刮动着。他的淫液已经开始抑制不住地从他的马眼中涔出到我的阴蒂上,让我的阴部变得粘滑潮湿。

“OH,我的上帝!”

我猛地向上挺起我的屁股用力去撞击我的手指,我这个美国典型的白人贤妻良母就赤身裸体地躺在我那酒醉不醒的老公身边开始发情了。

当我的脑海中一个肌肉结实,体格强奸的黑人已经用他那根大龟头不停地揉擦我的阴蒂,让我变得饥渴难耐的时候。

我发出一阵饥渴的呻吟“MMMMM 上帝现在快操我啊!”

我现在就等着他那根粗大有力的黑黑的大肉棒猛地一下插进我的体内。

当我的性高潮开始随风而去的时候,我睁开了眼睛,看到汉克依旧像一个婴儿一般的呼呼大睡。我把手伸过去,把他那个像一条死蛇一般的小弟弟从他的大裤衩子里掏了出来。

我低沉渴望地呻吟着“Mmmmm ……宝贝,让这个家伙给我硬起来”我把我熟悉无比的老公的那根小弟弟含进嘴里。我用尽全力想让老公的小弟弟硬起来,但是一切努力都白费了。我用嘴唇亲吻,放进嘴里用力吸吮,用舌尖挑逗马眼,但是还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我最后只好放弃了,我抬起头注视着依旧熟睡之中的我老公那张平和安宁的脸庞。

“上帝!操你妈汉克,今天晚上我需要你的大鸡巴,今天晚上我的小穴就像是着了火,你却关键时刻不中用了”上帝啊!我现在体内需要一根粗大的鸡巴才行,我的人生中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欲火焚身。我现在我的手一刻都不能从我的坚硬发紫的乳头上拿下来;我的两个奶头是如此的坚硬发胀以至于我感觉它们现在有可能要爆炸开来。同时我的另一只也一刻都不能从我那已经洪水泛滥的阴道口拿开去。

妈的,我为什么没有把几年前汉克给我买的那个假阳具带来呢?天啊!我是不是可以把那件东西放进我的体内?

我站起身,开始心急火燎地在我的包包里翻找着现在可以充当一个假阳具来放进我那已经火烧火燎的阴道里的东西。

我看着我放牙刷的盒子,但是我有把这个牙刷盒放了回去。我敢肯定这个牙刷盒会断掉的,最后会有半截牙刷盒断在我的腔道里。我很难向外人启齿说为什么我一定要回到一个小镇上去把这个东西从体内取出来。然后我拿起了我的梳子,“Hmm ,梳子的长长的手柄,而且有一个小小的弧度”我内心想到。

我拿起这把梳子又再一次躺回到我那依旧酒醉不醒的老公身边。接下来我想到,“我这是他妈的怎么回事?为什么现在我是如此的淫荡,如此的饥渴难耐?”

此时此刻要是导游贾瑞卡或者其他黑人小伙子或者其他的男人走进来,我会立刻扑上去把自己那具成熟丰满的白种女人高贵的肉体奉献给他们的雄性生殖器。我会让他们尽情地操我,直到我体内的一团熊熊燃烧的欲火被熄灭。

啊!我现在已经不能等待有人主动走进我们的房门来操我了,所以我心急火燎地把我身上的那件小小的浅蓝色透明的比基尼三角内裤褪到脚下甩到一边。

我分开双腿,把我的食指和中指探进我那火烧火燎而且汪洋一片的阴道中。

Oh,我的上帝,我下边已经是洪水泛滥了。灼热而且洪水奔流。我的小穴现在就像是有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而且急切地需要一根粗大坚硬的大鸡巴来插入。

我再一次注视着汉克,口中发出了饥渴难耐的呻吟。

“Mmmmm ……你这个王八蛋!”

与此同时我慢慢地把梳子柄插进了我那汪洋一片的小穴中。

Oh上帝!当我开始同时用梳子柄拨动着我那坚硬潮湿的小小阴蒂的时候,我的感觉好极了。

再一次我闭上了双眼,幻想着有一根长长的黑色大鸡巴深深地插进我的体内。

在我的脑海中那个在河水中自慰的黑人小伙子的长长的黑色大肉棒正在让我感觉变得如此的充实。

汉克现在已经被我完全抛到九霄云外了。我甚至想都没想过当汉克现在要是醒来看到他的老婆正在用一把梳子柄来自慰的时候,他会怎么想。

现在我脑海里只关心一件事,那就是我正在饥渴地等待着一次剧烈的性高潮。

我急不可待地期待着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我只是知道我需要再一次性高潮之前,我的肉体需要那把梳子柄不停地插入我的体内,来尽快满足我的饥渴。

快点,再快点,我开始用那把梳子柄飞快地在我的小穴里抽插起来。憋足全身的力气向上用力的挺动着腰臀来尽最大限度地让那把梳子柄能更多的插入我的体内。我来回轮流揉搓和攥紧我那两只坚硬发胀发红发紫的乳头。紧接着那股我期待已久的快感在我体内爆发了。

我喘着粗气喊叫起来“OHHHH ……YESSSSS !”

与此同时我用尽最大的力气把那个梳子柄深深地插入体内,另一只则用力地掐进了我的阴蒂。

我大声地嚎叫着“OH GODDDD ,I'M commingGGGGG!”

当高潮一波一波地像电流一般传遍全身的时候,我的雪白丰满的屁股则在那柄梳子的支配下不停地扭曲挣扎着。

相信我,我以前自慰过,但是没有任何一次高潮像我刚刚经历过的这一次。

当我的大汗漓漓地肉体刚刚平息下来点的时候,我转过身去在汉克的脸颊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我喘息着说道“oh,宝贝醒过来,我想需要你的大鸡巴”我不敢相信我依旧是这样饥渴难耐欲火焚身。我又开始再一次挑逗刺激起汉克的那根小弟弟。试着想把这根依旧像一条死蛇一般的小弟弟激活。

与此同时我又一次把我的两根手指深深地插进我的依旧是洪水泛滥的小穴里。

我上气不接下气地呻吟着“操她妈的,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然后我心急火燎地扒下汉克的大裤衩子,一下子就趴到了依旧四仰八叉地像一条死狗一般昏睡着的汉克的身上。我把小穴口紧紧地压在汉克那依旧像死蛇一般软软的小弟弟上开始上下用力地挺动起来。

我亲吻着汉克,依旧希望汉克的小弟弟能硬起来,硬的足以来操我,用任何我想要被操的方式来操我。但是几分钟以后我看见汉克的小弟弟依然是无精打采软趴趴的缩成一团。我把手伸进我和汉克紧贴在一起的身体中间。我把两根手指伸进我那洪水四溢的小穴里,然后把手指上沾满我自己的淫液,我开始把这些淫液涂抹在我的阴部。

现在我一边用手揉擦着我的下身,一边继续在汉克的软趴趴的小弟弟上挺动着。我没法相信又自己想方设法地让自己再一次高潮起来。

我不知道这个部落里的人们是不是在我的小茅草屋外听没听到我那充满饥渴的呻吟。我只是知道我又要再一次的冲上性欲的巅峰,而且我的肉体已经焦急地等待着这一时刻。

我用力地亲吻着汉克,同时腰肢在汉克身上前后摇摆着,下身不断地加速用力撞击着汉克那软软的小弟弟,一股强有力地电流冲击到我全身的每一个神经末梢。

“OH! GOD!汉克!OH!上帝!汉克……”

我喘着粗气高声地嚎叫着。高潮又再一次席卷了我的全身。

我再一次把手指尽可能深深地插进我那滚烫发热洪水泛滥的小穴里。嘴里不停地大声嚎叫着“啊……操他妈的,我要飞啦……”

我持续不断地把手指在我的水淋淋的小穴里进进出出,结果是我的小穴里更是洪水泛滥的一塌糊涂,而我则是一波接着一波的高潮着。

我的思绪又再一次回到了我现在正在被一根黑黝黝的大鸡巴操的丢盔卸甲一败涂地。然后那根带着我体内淫液的黑黑的大鸡巴戳得我的小穴水光四溅,洪水奔流。

当高潮的余韵刚刚平息下来的时候,我从汉克的身上滚了下来,仰面朝天地躺在汉克的身旁。我全身颤抖着,试着让自己能喘过气来。

再一次我又把手指放到了我的右乳头上,我发现我的右乳头依旧是像石头一般的坚硬无比,而且正迫不及待地渴求着有一张嘴来吸吮它。

我没法相信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另一只手已经再一次不由自主地伸到了我的两腿之间。当我把手指再一次插进了我的小穴的时候,我的小穴里现在简直是水淋淋的没法形容了。

再一次我用手指沾满了我自己的淫液并把这些淫液涂抹在我那灼热坚硬的小小的阴蒂上,并同时用手指尖不停地拨动揉擦着那颗小小肿胀的坚硬。

我两只手交替着捻动着我那坚硬发紫的乳头和抽插我自己的小穴。我挺动着我的腰臀去撞击着我的手指,同时自己尽情地迎接着新一轮的性欲的巅峰。

接下来我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一切都沉浸到一片漆黑之中。当新一轮的高潮席卷了我的全身的时候,我知道我就要死了!

**** **** **** ****

当我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我看见阳光已经透过草门上的缝隙透了进来。我没法相信我的小穴依旧就像是着了火一般的火烧火燎的,马上就需要一根大鸡巴插进去。

我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Mmmmm ……上帝!到底是怎么了?”

我感觉好像又像是有一个高潮要到来了。我低头一看只看见汉克的脑袋正在我的两腿之间起伏着,他的舌头正在用力地吸吮和挑逗着我的阴道口。

“啊……”

我的头重重地仰落到竹垫子上。与此同时我的屁股开始随着汉克的舌头上下左右的摇摆挺动。

“啊……上帝啊! YESSSSS……”

当我体内的欲火再一次被汉克的舌头给点燃的时候,我嘶声嚎叫起来。

当我的高潮慢慢地平息下来的时候,汉克自顾自地亲吻着我的肉体,长时间的在我的每一个硬硬的乳头上尽情地亲吻吸吮着。

当他抬起脸来,和我面对面地对视的时候,我感觉到他那根已经坚硬如钢的大肉棒慢慢地插进了我的体内。

当我把自己那具饥渴的雌性肉体推向汉克的时候,我低沉地呻吟着“MMMM……YES ! ”

“你喜欢伴随着一条正在你的小穴上努力工作着的舌头醒过来吗?”

老公满脸坏笑着问道。

我色眼朦胧地呻吟道“Mmmmm …… yes但是我现在正在生你的气呢,狗娘养的!”

老公一边继续缓慢而贴心地在我的体内插进抽出,一边问道“我做什么了?”

“不是你做什么了?而是你没做什么。昨天晚上我早等你着你的时候,你却像一条死狗一般的昏睡着!”

“我知道,我所有还记得的就是当时我正在吃东西喝饮料。Hmmm那个饮料里边一定有什么东西!”

我一边随着老公的坚硬鸡巴抽插的节奏挺动着身体,一边呻吟着喘息道“Mmmmm感觉真是太妙了,那个饮料叫kekpa。是一种当地植物提炼的酒精”汉克回答道“妈的,我不知道那是酒精饮料,或者是我喝得太多了。我很抱歉,我喝醉了,宝贝。这种饮料是不是也让你喝醉了?”

我抬着眼望着汉克呻吟道“Mmmmm 没有,我没喝醉,我没像你那样喝那么多,我的感受和你有天壤之别”汉克加快了一点速度以后问道“你是什么反应?”

我一边把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盘到了汉克的腰上,一边呻吟道“Mmmm宝贝,它让我饥渴难耐! mmmm 上帝,我昨天晚上是那么样的饥渴难耐。哦 yes,别停下来,宝贝,啊,上帝,感觉好极了!”

汉克在我的脖子上亲了一口问道“为什么你不叫醒我?”

我照着汉克的胳膊上用力捶了一拳说道“妈的,汉克,我尽了全力甚至坐在你脸上想叫醒你。你就像是死了一样,我没法叫醒你。”

“那样的话,我饥渴难耐的小老婆做了些什么?请告诉我这里的那些土著黑人中间的一个满足了你的饥渴”我又照着汉克的胳膊重重地捶了一拳回答道“没有,这里的那些黑鬼没有谁来满足我的需要,我从来不会对不起我的老公,有的时候一个姑娘一定要做一个姑娘一定要做的事情”汉克一边现在用一种越来越快的速度在我的体内抽插着,一边问道“谁在乎你做什么,你最后自己满足了吗?”

我一边用力向上挺动着回应着汉克的撞击,一边呻吟道“Mmmm或许有一点!”

这时候我和老公之间关于昨晚事情的淫荡的对话正在不知不觉之间把我们两个人内心的欲望点燃了。

老公问道“你正在告诉我昨天晚上你就紧挨着你的老公自己用自慰的方式把自己的欲火给释放出来了,我错过了这一场好戏?”

“Mmmmm ……Yes 宝贝”我仰面朝天地躺在汉克的身下一边承受着汉克大鸡巴的冲击,一边喘着粗气,把大口的粗气喷在正骑跨在我身上,向下俯视着我的汉克的脸上。

“昨天晚上我自己高潮了好几次。上帝啊!我他妈的的那么的饥渴和淫荡,我根本没法坚持住。啊……上帝!汉克操我!mmmm yes”我们现在开始就像两只发情的野兽一般竭尽全力地疯狂地对操着对方。汉克竭尽所能的用他那根大鸡巴像铁锤一般的砸进我的腔道。

老公大声喘着粗气的叫喊道“几次?你昨天晚上一共高潮了几次?”

在这种横扫千军的巨大打击之下一股巨大的喜悦像一股强电流一般席卷过我的全身,并在我体内爆炸开来。

我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息道“mmmmm 宝贝,我想有四五次”我的回答让汉克一下子就达到了顶点。

汉克叫道“四到五次! OH 他妈的!”

紧接着汉克把他那根大鸡巴深深地插进我淫水四溅的小穴深处,开始把他滚烫的浓浆喷射到我的体内,汉克的大鸡巴在我的体内哆嗦着,扭动着,大股大股的灼热的琼浆射的我魂飞魄散,我随着汉克的节奏紧紧地扑进汉克的怀中,一身的白肉紧紧地贴住汉克那身结实健美的身躯同时达到了高潮。

我高一声低一声地大口地喘着粗气,狂野地嘶喊着,上下挺动着腰臀对抗着汉克那根像铁矛一般刺入我体内的大肉棒。

“”OH上帝,喂饱我,宝贝,我昨天晚上就需要你操我!OH上帝YESSSSSS,I'M commingGGGGGG !“高潮的余韵平息之后,汉克从我的身上翻滚下去心满意足地说道“他妈的感觉真是棒极了,你是不是也很满足?”

我亲了汉克一口喘息道“Mmmm yes,差不多吧”汉克坐了起来说道“你再做一遍怎么样?让我也在旁边欣赏一番?”

“做什么?”

我不解地问道。

“你自己自慰,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你自己把自己弄得高潮了,而且是自己单独地弄了五次,赶快,宝贝再来一次,让我也欣赏一番,我太想看看你自己用手指头把自己搞的舒服的”我一下子就开怀大笑了起来,笑着回应道“抱歉,但是我不打算为你表演一次,宝贝。我昨晚是做了一件坏事,只有那样我才能把欲火释放出来”“赶快,就一次,让我看看”汉克喘着粗气催促道。

我笑着回应道“我和你做一笔交易吧。你先撸管一次让我看看。只要你一做完,我就自慰给你看,我们达成协议?”

汉克的脸上露出了一副引人发笑的笑容“没门!我才不会自己撸管呢”我也跟着笑了起回应道“okay,买卖没有成交”跟着我又给了汉克一个热吻。

汉克马上就露出了另外一副嘴脸说道“从那些当地土著黑人中间挑一个怎么样?你愿不愿意和那些当地土著黑人做干一次,让我在旁边看看?”

“滚出去!居然喜欢那种让人恶心的事情”“如果你愿意让这种事情发生,那种事情就能够发生。我真的是非常渴望看看当一根当地土著黑人的长长的大鸡巴深深地插进你的体内的时候,你是一种什么样的反应。说真的,你已经看到过那些非洲土著黑人的大鸡巴了。我知道你愿意试一次,不是吗?”

汉克憨皮赖脸地笑着说道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