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绝色妈妈

另类小说 admin 暂无评论


五月底,清晨六时左右。

那年18岁,第一次见了同学的绝色妈妈时,走出来迎接我的是一位年约二十妩媚的美女,一头如云的秀发,鹅蛋脸,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微翘的瑶鼻,微厚而性感的嘴唇,身高却只有156公分,穿的是银伫的制服,暗苹果绿的套衫,短袖剪裁贴切的连身窄裙,称出颈部及玉臂雪白的肌肤及她大约34 c不算小的乳房可能不到23的细腰,下身裙摆约在膝上十五二十公分,露出匀称的美腿,足下穿的也是公司统一配置的与制服同色的近三寸高跟鞋。

「天晶您好,我是紫云的妈妈(章美雪),多谢你倍我送机呢!」比我矮了点,比例却很好,腿长身体短,我最喜欢她的翘臀,说不出的好看。拥有高贵但难以接近的气质,戴着眼镜的她拥有艳丽与母性的矛盾美女。最让人着迷的,是她那种恰到好处的熟女气质,眼神清澈笑容甜美却不显过嫩,仪态端庄眼波妩媚却又不会过熟。

「我的好友嘛!」我看着她那水汪汪的眼睛说.

好友去留学. 我便送她上班。紫云的妈妈(美雪)在我心中是个完美的女神,就这样我们算是认识了,然后开始和她搭话,她显得很健谈。渐渐的我们逐渐熟了。以后我都是雪姐的叫着,有事没事也去他家看看。我注意观察她有很长时间,雪姐有时候在公司站得很累,回家都懒得煮饭,都是在外面买些东西回来吃,我知道以后,还请雪姐到我家吃饭,闲来没事的时候我也会到雪姐家坐坐。每天也同她见面打个招呼,我习惯的称她为……雪姐姐!平时大多时间都是她自己在家,应该很寂寞吧。

三个月后大家熟了,我下楼去叫雪姐来我家吃饭,我就下楼到她家去叫她,我按门铃后,雪姐她来给我开门的时候,只穿了件半透明丝质短睡衣出来,两条雪白玉腿光溜溜的,胸前两粒突起的娇红小乳头,在透明睡衣下依稀可见,两颗饱满的大奶子把睡衣撑得高高的,下面还穿了一件非常性感的粉红色细带小小三角裤,紧紧的衬托着丰满的臀部,那种朦胧的感觉一直吸引着我的目光,我看得呆住了,上下打量着雪姐的身体,此时她脸上微微一红.

「看什么呢?天晶,眼神这么色眯眯的,好像要发情了,没看过女人吗?」她发觉后虽然瞪了我一眼,但是在我看来是那么的妩媚动人,从雪姐说话的娇滴语气中听得出来,她并没有生气。

「雪姐,你真漂亮,我从没看过这么漂亮的女生,你可以说是我们大楼的一枝花啊。」我打趣的说道,其实从雪姐的女儿走后时间里,我和她的关系处的很好,已经都算是很熟悉了。

「还一枝花呢,都快四十岁的人了,老了。」雪姐叹口气说着。

「谁说的?二十岁就是二十岁,什么也叫快四十岁,还差好几年呢,雪姐,你看起来一点也不老,真的。」我诚恳的说.

雪姐先是微微一愣,脸色有点泛红,连忙转移话题,问:「喂,你来这是不是有什么事?」

「哦,对了,光顾着看美女,都把正事给忘了,我来叫你到我家吃饭。」我说.

「还是你对我最好啊,我女儿都不管我饿不饿,喂,等我一会,我去换件衣服就来。」雪姐说完就走进了卧室里,卧室房门只是被她顺手一带,并没有真正关上,我坐在沙发上想,这是对我的暗示?还是对我的信任呢?如果说是暗示我,那我现在进去一定可以把她就地正法,如果是对我的信任,此时我冒然进去的话,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对雪姐呢?但是想归想,我还真想走过去,看看门里的风情。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听见雪姐喊:「天晶,去阳台帮我把黑色的连衣裙拿进来。」我一想,机会来了,我答应了一声,到阳台拿来了她的裙子,走到卧室门前,我就直接推门就进去了,哇!马上映入眼帘的是一幅香艳刺激、一丝不挂的裸女画面,雪姐全身光溜溜的正面对着我,像是一件陈列在博物馆中女神,让我顿时仔细监赏.

啊!是天地造物的神奇,雪白无瑕的肌肤,笔直修长的双腿,丰满圆润的翘臀,平坦光滑的小腹,乌黑浓密的阴毛,高耸饱满的奶子,这一幕旖丽春光、完美曲线的裸女,我简直看呆了,口水流了满地。

「啊~天晶,你是色狼,怎么不敲门就闯进来,看什么看,还敢眼睛瞪那么大,不会把眼睛闭起来,还一直看。」雪姐忙弯下身,用左手遮挡下面阴毛,右手横在胸前两颗大奶子。

我被一声尖叫惊醒,「对不起,我见你房门没关,你又让我帮你拿衣服,所以…就…对不起啦,雪姐。」

我红着脸,扔下衣服,连忙出去坐在客厅沙发上,回想刚才的一幕,我的下体已经挺立了。由于是夏天,我也穿的很少,所以王姐刚从房间里出来,就一眼看到了我下体特别隆起的地方,她朝我神秘的笑了笑,我羞红了脸,我想完了,现在暂时我是走不了了,下体涨得太难看了。

雪姐很体贴的坐在另一张沙发上,又微笑着望着我,问说:「天晶,你还没交过女朋友吧?」我的脸更红了。

「我一直都暗恋你嘛,那有时间交女朋友啊。」我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说.

「天晶,你刚才看到了姐光溜溜的没有穿衣服,老实告诉姐,姐是穿衣服好看还是没穿衣服好看?」雪姐明知故问。

「我不知道,我没有看清楚。」我低着头撒谎的说.

「少来了,瞧你刚才的眼睛,色眯眯的,瞪得那么大,还说没有看清楚,谁信啊,不过,说真的,天晶,你今晚看到的,不准你说出去喔。」雪姐说.

「雪姐,我知道啦,我会记着的。」我说.

过了一会,感觉下体没有那么涨了,我说:「走吧,雪姐,别让餸菜等太久了。」我故作镇静的站了起来。

「你…现在…这样可以吗?」雪姐她仔细打量着我的下体突起部分。

「没事,裤子宽松。」天啊,我都说了些什么跟什么啊?

这样我一路用手遮遮掩掩,我们俩来到了我家,进门后我就亲切的招呼着雪姐,让她坐对面下来一起吃晚饭,饭后大家移坐客厅沙发看电视,雪姐和我聊着天,我看着她时,这时我眼睛又开始发亮,已然无心看电视了,我的眼神不时的从电视上飘到雪姐的身上。雪姐可能是今天上班上得太累了,她就伸出一只胳膊,搭在沙发的靠背上,把头枕在胳膊上,不知不觉过了一会,她就睡着了,雪姐的腋窝留有少许整齐的腋毛,非常的性感,透过她的衣领我看到了两颗浑圆丰满的大奶子和艳红娇滴的小奶头,我的下体马上膨胀了起来。一会儿,雪姐慢慢的张开眼,我们四目相对。

雪姐用微弱的声音说:「天晶,你为什么这样一直看着我,这眼神很色耶,是不是有坏念头,不可以喔。」

「雪姐,你长得那么漂亮那么美,我爱你,我好爱你,我想娶你呀。」我说.

「天晶,那你会负责吗?」雪姐红着脸说.

我好像得到雪姐的默许,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我将雪姐揽入怀里,向她的嘴唇吻去,雪姐张开香气袭人的樱桃小嘴,甜蜜的喃喃声道,她两条柔软无骨的粉臂搂在了我的脖子上。

我用力吮吸着雪姐的红唇,然后把舌尖用力送入雪姐那充满暖香、湿气和唾液的芳口中。我的舌头先是在雪姐嘴里前后左右转动,时时与她湿滑的舌头缠在一起。

近二小时的热吻,我感觉舌头有点儿发麻,刚从雪姐嘴里抽出来,雪姐那滑腻柔软的丁香妙舌却伸出来钻进了我的嘴里,舌尖四处舔动,在我的口腔壁上来回舔动,我热烈地回应着雪姐的爱,和雪姐的丁香妙舌热烈地交缠着,嘴对嘴的吸吮对方嘴中的唾液。

我含住雪姐滑腻柔软鲜嫩的丁香妙舌,如饥似渴地吮吸起来。

如饮甜津蜜液似的吞食着妈妈丁香妙舌上的津液,大口大口地吞入腹中。雪姐亮晶晶的美目闭得紧紧的,洁白细腻的玉颊发烫飞红,呼吸越来越粗重,玉臂将我抱得更紧. 禁不住更用力愈加贪婪的吸吮着雪姐湿滑柔嫩的香舌,吞食着香舌上的津液。似是恨不得将雪姐的丁香妙舌吞入肚子里.

雪姐呼出的热气带着甜甜的清香,令人迷醉。有生以来第一次接触女人的唇。实是令我兴奋. 一会儿后,反而这时她也伸出双臂抱住了我,我知道雪姐接纳我了,我顺势将雪姐搂得更紧,她开始张口吐舌回应我的吻,我们激情的拥吻着,我含着她的香舌不继的吸吮,我双手抱起她,让她坐在我的大腿上。

「啊…嗯…不…我们不能在这…抱我…进房…间…好吗?」雪姐哀求的说.我一手抱着她的后背,一手托住她的屁股,她的双腿盘在我的腰间,我抱着她走进卧室,把她放到床上,我一边吻着她的嘴唇,一边用手退去她的外衣,我咬住她的乳头,右手隔着内裤抚摸着她的阴部,她的小内裤已经湿了一大片了,淫水甚至流到了大腿了。

这时雪姐也迫不急待的,脱掉了我的t恤和短裤,隔着我的内裤,来回的摸着我那坚挺的阴茎,最后把手伸入内裤里,把我的阴茎掏了出来,不断的把玩,嘴里喃喃的说:「我要你答应只有我一人享用,你敢吗?」

「好啊,姐姐,它那么硬,就是想要你,想要进入你的身体里. 」我说.

我马上脱掉了雪姐的小内裤,顿时看到她了那片覆盖在阴户上的浓密阴毛,啊,想不到雪姐的阴毛真是性感迷人,长得那么的整齐又乌黑发亮,我又看呆了。

「天晶,你真色喔,眼睛一直看姐的全裸,好看吗?喜欢吗?姐让你看个饱、摸个够,你高兴吗?今生只要你喜欢怎样,姐都让你怎样。」雪姐说.

「姐,你的身子真是美丽极了,像是艺术品般的完美无瑕,又像是美丽女神,令人不忍秽渎,姐,我好爱你。」我诚恳的回说.

我禁不住内心的欲火,低头用手指轻轻的拨开了两边的阴毛,看见里面是湿润粉嫩的阴唇和微张的阴道口,那蜜洞内的嫩肉一张一合的,有好多的淫水潺潺流出,我把头埋入了她的双腿之间,伸出舌尖准备舔呧。

她好像知道我要做什么,忙说:「天晶…不行…那里…那里…很脏的…」

我说:「不脏啊,姐姐的小穴很香,我喜欢吃。」我把舌头伸向阴道内,不停的舔着,吸着里面的淫水。姐的阴户好像很痒的样子,她开始扭动着屁股,向上挺着腰,嘴里还发出淫叫声。

我調轉身體,頭尾相疊,壓在她的身上,呈六九的姿勢,雪姐緩緩把我的陽具含在嘴裡,不斷的吸吮著,我感覺我的陽具在雪姐的嘴裡,是溫溫的、暖暖的,雪姐用右手很笨拙的套弄著我的陽具,舌頭不停的舔著吃著,我猜她是從未口交的樣子。

我的頭埋在雪姐的陰戶上,用手指撥開她的陰毛,再掰開她的大陰唇,先是用舌尖挑逗著她的陰蒂,我每碰一下,她的身體都強烈的一顫,同時嘴裡發出「啊…啊…」的淫叫聲,最後我乾脆用嘴巴含住陰蒂吸吮,這下她簡直要發狂了,只見她渾身顫抖,兩眼翻白,粉臉狂擺,秀髮亂飛.

接著,我用手指掰開她的菊花,用嘴和舌尖對她的屁眼進攻。

雪姐的身體一直在顫抖著,「…你…怎麼…還舔…人家…的屁眼…屁眼是…大便用的…好髒啊…啊…好麻…好癢啊…」

我聽到平時美麗大方的雪姐,嘴裡說出的「屁眼」,我頓時來了精神,同時也強烈刺激著我的性神經,我當時就有種要射出來的感覺,

「姐的陰道是用來小便的,但是不臭,姐的屁眼是用來大便的也不臭,真的很香,像小花一樣香,它的形狀也很漂亮,我喜歡. 」我說著就反過身來,輕輕的分開她的雙腿,用我漲得發紅的龜頭在她的外陰處摩擦著,她的雙手用力的抓揉著自己的奶子,說:「天晶…快點來……來插呀…來呀…」雪姐此時不斷的催促著,好像她的逼逼真的很癢了。

就這樣,我挺著陽具,順著她手引導的方向插了進去,因為雪姐的淫水早已氾濫成災了,所以我的陽具「噗滋…」一聲,整根盡沒.

「哎呀,好弟弟,你要輕點,慢點,對姐溫柔一點,你的…陽具…好…大啊…」雪姐嬌羞的說著。我在她的體內慢慢的抽插著,感受那種從來沒有過的刺激,我更停不了吻著雪姐。

我慢慢的抽插著,她嫩肉間的擠壓感,讓我的快感衝上了頂點,我倆不斷吻著,慢長溫柔的抽插著,心靈上的衝擊遠比肉體上的接觸來的更加深刻,只覺得一時間天旋地轉,讓我興奮的不知是好。雪姐看著我,俏眼含春,媚意中帶有一絲慈祥的溺愛。

我深深地吻著說:「雪,嫁比我好嗎?我最愛你!好希望在任何時候都能擁有你!我發誓要照顧她一輩子!」

雪姐笑著說:「如果你不嫌棄雪姐老,我答應你好了!」隨即合上眼。我心裡一陣狂喜,又用勁猛頂了幾下。可能這幾下來得太猛了,雪姐有點控制不住了,不停向上挺動胯部,示意我快點抽插,我這才奮力挺動臀部,陰莖在陰道裡先慢後快一陣抽插,再保持一定速度抽送,很快雪姐又達到高潮,整個身體扭動很厲害,甚至挺起上身,我急忙趴下抱住她的頭,親她的嘴,下面瘋狂猛力抽插,一直將她再次幹到高潮,就見她大聲呻吟幾聲,緊緊摟住我,我也不能控制,陰莖頂到她的陰道深處,一陣抖動,將一股股精液射子宮裡.

「雪,舒不舒服呀?」

「好棒……從未試過這麼美…噢……」

「雪,你以後都不可以離開我!」雪姐的臉一下子紅了。

「嘻嘻~天晶,我都答應做你妻子呢!這下子你該滿足了吧?」雪姐起身給我看陰道,我發現有乳白色的精液正從雪姐的體內滲出,並沿著雪姐的大腿間緩緩流下來,白色的精液,如水滴一般,雪姐得意的輕笑,一邊撫摸我的臉,和我親吻,一邊又扭動臀部,吞吐著我又已硬幫幫的陽具。

之後,雪姐給我做到暈了又醒,醒了又暈,我也記不清射了多少次,直到肉棒射到疼痛,再也射不出時,還用陽具停留在雪姐體內,我捨不得抽離. 我轉身壓著她,雪姐輕撫著我的背,直到她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醒來。

清晨時跨下的勃起,令我下體有點緊繃的疼痛感,我忍不住稍稍的欠了下身子,透過那逐漸回復的神經,腦子中突然傳來一陣酥軟的觸感。

一驚之下,我連忙睜大了眼睛。

眼前,是一副美艷又熟悉的臉孔,緊貼在我身上,是一具豐滿柔軟的胴體.雪姐用手握我陽具,吻著我說:「天晶,其實我這幾年真是忍得好辛苦,又不想勾引男人,淨是靠雙手自摸,有時……你是不是真的愛我?你會不會學人一夜情呀?」

「我对天发誓,我永远爱章美雪,不然就天打雷劈,不得好……」雪姐吻得我……!风华绝代的雪姐,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护着雪白细嫩的粉颈,一张俏丽姣白脸蛋上黑白分明而又水汪汪的大凤眼,尤其雪对丹凤眼好魂,电力十足。微丝细眼,小巧的樱唇薄薄两片在艳红唇膏覆盖下,当她嫣然一笑,真令人望之忍不住想一亲芳泽。一对圆润傲立的乳房耸立于胸前,全身散发着一股成熟女性的妩媚及淡淡的幽香。

雪姐单身一室一厅太狭窄了,我决定买楼给她,用二个月时间就连海外关岛婚礼也弄好!因为早以用线上银行买股票赚高息及差价. 我更高卖雷曼证券赚了近千万现金。之后金融风暴之下,好多超平物业比雪姐选. 她选海外结婚是因为用4 万元就有一星期超豪华大自然同水星教堂行礼!幸好雪姐女儿不太反对我做了她后父,而我父母十分喜爱这位天姿绝色、艳丽无双的太太!

只用了一个月时间,房子便装修好了,23楼是大厦的顶层,我干脆将楼顶也买了下来,客厅修了条楼梯,可以直接走到楼顶。楼顶四周用栏杆和金属网围了个6 米高的鸟笼,防止有人爬起来。楼顶四周摆放了石椅,可以观看整个城市的风景。楼顶的地面上修了草皮,种上了花草树木,还修了一个凉亭,里面放了一张超大的床,可以露天性交。

三户合一的房间里只留了一套洗手间和厨房,其他的全部改建成了卧室、娱乐室、书房、健身房等,看着豪华得如同别墅的房间,觉得几十万的装修费没有白花,实在是太值得了。最难得的是这套房子位置佳、楼层高、视线好,绝对不是普通别墅能够媲美的。雪亦很合作的任我为所欲为的性爱,给我补偿小时痛失的快乐时光。

五月底,清晨六时左右。

那年18歲,第一次見了同學的絕色媽媽時,走出來迎接我的是一位年約二十嫵媚的美女,一頭如雲的秀髮,鵝蛋臉,有一雙會說話的大眼,微翹的瑤鼻,微厚而性感的嘴唇,身高卻只有156公分,穿的是銀佇的制服,暗蘋果綠的套衫,短袖剪裁貼切的連身窄裙,稱出頸部及玉臂雪白的肌膚及她大約34 c不算小的乳房可能不到23的細腰,下身裙擺約在膝上十五二十公分,露出勻稱的美腿,足下穿的也是公司統一配置的與制服同色的近三寸高跟鞋。

「天晶您好,我是紫雲的媽媽(章美雪),多謝你倍我送機呢!」比我矮了點,比例卻很好,腿長身體短,我最喜歡她的翹臀,說不出的好看。擁有高貴但難以接近的氣質,戴著眼鏡的她擁有艷麗與母性的矛盾美女。最讓人著迷的,是她那種恰到好處的熟女氣質,眼神清澈笑容甜美卻不顯過嫩,儀態端莊眼波嫵媚卻又不會過熟。

「我的好友嘛!」我看著她那水汪汪的眼睛說.

好友去留學. 我便送她上班。紫雲的媽媽(美雪)在我心中是個完美的女神,就這樣我們算是認識了,然後開始和她搭話,她顯得很健談。漸漸的我們逐漸熟了。以後我都是雪姐的叫著,有事沒事也去他家看看。我注意觀察她有很長時間,雪姐有時候在公司站得很累,回家都懶得煮飯,都是在外面買些東西回來吃,我知道以後,還請雪姐到我家吃飯,閒來沒事的時候我也會到雪姐家坐坐。每天也同她見面打個招呼,我習慣的稱她為……雪姐姐!平時大多時間都是她自己在家,應該很寂寞吧。

三個月後大家熟了,我下樓去叫雪姐來我家吃飯,我就下樓到她家去叫她,我按門鈴後,雪姐她來給我開門的時候,只穿了件半透明絲質短睡衣出來,兩條雪白玉腿光溜溜的,胸前兩粒突起的嬌紅小乳頭,在透明睡衣下依稀可見,兩顆飽滿的大奶子把睡衣撐得高高的,下面還穿了一件非常性感的粉紅色細帶小小三角褲,緊緊的襯托著豐滿的臀部,那種朦朧的感覺一直吸引著我的目光,我看得呆住了,上下打量著雪姐的身體,此時她臉上微微一紅.

「看什麼呢?天晶,眼神這麼色瞇瞇的,好像要發情了,沒看過女人嗎?」她發覺後雖然瞪了我一眼,但是在我看來是那麼的嫵媚動人,從雪姐說話的嬌滴語氣中聽得出來,她並沒有生氣。

「雪姐,你真漂亮,我從沒看過這麼漂亮的女生,你可以說是我們大樓的一枝花啊。」我打趣的說道,其實從雪姐的女兒走後時間裡,我和她的關係處的很好,已經都算是很熟悉了。

「還一枝花呢,都快四十歲的人了,老了。」雪姐歎口氣說著。

「誰說的?二十歲就是二十歲,什麼也叫快四十歲,還差好幾年呢,雪姐,你看起來一點也不老,真的。」我誠懇的說.

雪姐先是微微一愣,臉色有點泛紅,連忙轉移話題,問:「喂,你來這是不是有什麼事?」

「哦,對了,光顧著看美女,都把正事給忘了,我來叫你到我家吃飯。」我說.

「還是你對我最好啊,我女兒都不管我餓不餓,喂,等我一會,我去換件衣服就來。」雪姐說完就走進了臥室裡,臥室房門只是被她順手一帶,並沒有真正關上,我坐在沙發上想,這是對我的暗示?還是對我的信任呢?如果說是暗示我,那我現在進去一定可以把她就地正法,如果是對我的信任,此時我冒然進去的話,以後還有什麼臉面對雪姐呢?但是想歸想,我還真想走過去,看看門裡的風情。

正當我胡思亂想的時候,聽見雪姐喊:「天晶,去陽台幫我把黑色的連衣裙拿進來。」我一想,機會來了,我答應了一聲,到陽台拿來了她的裙子,走到臥室門前,我就直接推門就進去了,哇!馬上映入眼簾的是一幅香艷刺激、一絲不掛的裸女畫面,雪姐全身光溜溜的正面對著我,像是一件陳列在博物館中女神,讓我頓時仔細監賞.

啊!是天地造物的神奇,雪白無瑕的肌膚,筆直修長的雙腿,豐滿圓潤的翹臀,平坦光滑的小腹,烏黑濃密的陰毛,高聳飽滿的奶子,這一幕旖麗春光、完美曲線的裸女,我簡直看呆了,口水流了滿地。

「啊~天晶,你是色狼,怎麼不敲門就闖進來,看什麼看,還敢眼睛瞪那麼大,不會把眼睛閉起來,還一直看。」雪姐忙彎下身,用左手遮擋下面陰毛,右手橫在胸前兩顆大奶子。

我被一聲尖叫驚醒,「對不起,我見你房門沒關,你又讓我幫你拿衣服,所以…就…對不起啦,雪姐。」

我紅著臉,扔下衣服,連忙出去坐在客廳沙發上,回想剛才的一幕,我的下體已經挺立了。由於是夏天,我也穿的很少,所以王姐剛從房間裡出來,就一眼看到了我下體特別隆起的地方,她朝我神秘的笑了笑,我羞紅了臉,我想完了,現在暫時我是走不了了,下體漲得太難看了。

雪姐很體貼的坐在另一張沙發上,又微笑著望著我,問說:「天晶,你還沒交過女朋友吧?」我的臉更紅了。

「我一直都暗戀你嘛,那有時間交女朋友啊。」我不好意思的低著頭說.

「天晶,你剛才看到了姐光溜溜的沒有穿衣服,老實告訴姐,姐是穿衣服好看還是沒穿衣服好看?」雪姐明知故問。

「我不知道,我沒有看清楚。」我低著頭撒謊的說.

「少來了,瞧你剛才的眼睛,色瞇瞇的,瞪得那麼大,還說沒有看清楚,誰信啊,不過,說真的,天晶,你今晚看到的,不准你說出去喔。」雪姐說.

「雪姐,我知道啦,我會記著的。」我說.

過了一會,感覺下體沒有那麼漲了,我說:「走吧,雪姐,別讓餸菜等太久了。」我故作鎮靜的站了起來。

「你…現在…這樣可以嗎?」雪姐她仔細打量著我的下體突起部分。

「沒事,褲子寬鬆。」天啊,我都說了些什麼跟什麼啊?

這樣我一路用手遮遮掩掩,我們倆來到了我家,進門後我就親切的招呼著雪姐,讓她坐對面下來一起吃晚飯,飯後大家移坐客廳沙發看電視,雪姐和我聊著天,我看著她時,這時我眼睛又開始發亮,已然無心看電視了,我的眼神不時的從電視上飄到雪姐的身上。雪姐可能是今天上班上得太累了,她就伸出一隻胳膊,搭在沙發的靠背上,把頭枕在胳膊上,不知不覺過了一會,她就睡著了,雪姐的腋窩留有少許整齊的腋毛,非常的性感,透過她的衣領我看到了兩顆渾圓豐滿的大奶子和艷紅嬌滴的小奶頭,我的下體馬上膨脹了起來。一會兒,雪姐慢慢的張開眼,我們四目相對。

雪姐用微弱的聲音說:「天晶,你為什麼這樣一直看著我,這眼神很色耶,是不是有壞念頭,不可以喔。」

「雪姐,你長得那麼漂亮那麼美,我愛你,我好愛你,我想娶你呀。」我說.

「天晶,那你會負責嗎?」雪姐紅著臉說.

我好像得到雪姐的默許,我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我將雪姐攬入懷裡,向她的嘴唇吻去,雪姐張開香氣襲人的櫻桃小嘴,甜蜜的喃喃聲道,她兩條柔軟無骨的粉臂摟在了我的脖子上。

我用力吮吸著雪姐的紅唇,然後把舌尖用力送入雪姐那充滿暖香、濕氣和唾液的芳口中。我的舌頭先是在雪姐嘴裡前後左右轉動,時時與她濕滑的舌頭纏在一起。

近二小時的熱吻,我感覺舌頭有點兒發麻,剛從雪姐嘴裡抽出來,雪姐那滑膩柔軟的丁香妙舌卻伸出來鑽進了我的嘴裡,舌尖四處舔動,在我的口腔壁上來回舔動,我熱烈地回應著雪姐的愛,和雪姐的丁香妙舌熱烈地交纏著,嘴對嘴的吸吮對方嘴中的唾液。

我含住雪姐滑膩柔軟鮮嫩的丁香妙舌,如饑似渴地吮吸起來。

如飲甜津蜜液似的吞食著媽媽丁香妙舌上的津液,大口大口地吞入腹中。雪姐亮晶晶的美目閉得緊緊的,潔白細膩的玉頰發燙飛紅,呼吸越來越粗重,玉臂將我抱得更緊. 禁不住更用力愈加貪婪的吸吮著雪姐濕滑柔嫩的香舌,吞食著香舌上的津液。似是恨不得將雪姐的丁香妙舌吞入肚子裡.

雪姐呼出的熱氣帶著甜甜的清香,令人迷醉。有生以來第一次接觸女人的唇。實是令我興奮. 一會兒後,反而這時她也伸出雙臂抱住了我,我知道雪姐接納我了,我順勢將雪姐摟得更緊,她開始張口吐舌回應我的吻,我們激情的擁吻著,我含著她的香舌不繼的吸吮,我雙手抱起她,讓她坐在我的大腿上。

「啊…嗯…不…我們不能在這…抱我…進房…間…好嗎?」雪姐哀求的說.我一手抱著她的後背,一手托住她的屁股,她的雙腿盤在我的腰間,我抱著她走進臥室,把她放到床上,我一邊吻著她的嘴唇,一邊用手退去她的外衣,我咬住她的乳頭,右手隔著內褲撫摸著她的陰部,她的小內褲已經濕了一大片了,淫水甚至流到了大腿了。

這時雪姐也迫不急待的,脫掉了我的t恤和短褲,隔著我的內褲,來回的摸著我那堅挺的陰莖,最後把手伸入內褲裡,把我的陰莖掏了出來,不斷的把玩,嘴裡喃喃的說:「我要你答應只有我一人享用,你敢嗎?」

「好啊,姐姐,它那麼硬,就是想要你,想要進入你的身體裡. 」我說.

我馬上脫掉了雪姐的小內褲,頓時看到她了那片覆蓋在陰戶上的濃密陰毛,啊,想不到雪姐的陰毛真是性感迷人,長得那麼的整齊又烏黑發亮,我又看呆了。

「天晶,你真色喔,眼睛一直看姐的全裸,好看嗎?喜歡嗎?姐讓你看個飽、摸個夠,你高興嗎?今生只要你喜歡怎樣,姐都讓你怎樣。」雪姐說.

「姐,你的身子真是美麗極了,像是藝術品般的完美無瑕,又像是美麗女神,令人不忍穢瀆,姐,我好愛你。」我誠懇的回說.

我禁不住內心的慾火,低頭用手指輕輕的撥開了兩邊的陰毛,看見裡面是濕潤粉嫩的陰唇和微張的陰道口,那蜜洞內的嫩肉一張一合的,有好多的淫水潺潺流出,我把頭埋入了她的雙腿之間,伸出舌尖準備舔呧。

她好像知道我要做什麼,忙說:「天晶…不行…那裡…那裡…很髒的…」

我說:「不髒啊,姐姐的小穴很香,我喜歡吃。」我把舌頭伸向陰道內,不停的舔著,吸著裡面的淫水。姐的陰戶好像很癢的樣子,她開始扭動著屁股,向上挺著腰,嘴裡還發出淫叫聲。

我調轉身體,頭尾相疊,壓在她的身上,呈六九的姿勢,雪姐緩緩把我的陽具含在嘴裡,不斷的吸吮著,我感覺我的陽具在雪姐的嘴裡,是溫溫的、暖暖的,雪姐用右手很笨拙的套弄著我的陽具,舌頭不停的舔著吃著,我猜她是從未口交的樣子。

我的頭埋在雪姐的陰戶上,用手指撥開她的陰毛,再掰開她的大陰唇,先是用舌尖挑逗著她的陰蒂,我每碰一下,她的身體都強烈的一顫,同時嘴裡發出「啊…啊…」的淫叫聲,最後我乾脆用嘴巴含住陰蒂吸吮,這下她簡直要發狂了,只見她渾身顫抖,兩眼翻白,粉臉狂擺,秀髮亂飛.

接著,我用手指掰開她的菊花,用嘴和舌尖對她的屁眼進攻。

雪姐的身體一直在顫抖著,「…你…怎麼…還舔…人家…的屁眼…屁眼是…大便用的…好髒啊…啊…好麻…好癢啊…」

我聽到平時美麗大方的雪姐,嘴裡說出的「屁眼」,我頓時來了精神,同時也強烈刺激著我的性神經,我當時就有種要射出來的感覺,

「姐的陰道是用來小便的,但是不臭,姐的屁眼是用來大便的也不臭,真的很香,像小花一樣香,它的形狀也很漂亮,我喜歡. 」我說著就反過身來,輕輕的分開她的雙腿,用我漲得發紅的龜頭在她的外陰處摩擦著,她的雙手用力的抓揉著自己的奶子,說:「天晶…快點來……來插呀…來呀…」雪姐此時不斷的催促著,好像她的逼逼真的很癢了。

就這樣,我挺著陽具,順著她手引導的方向插了進去,因為雪姐的淫水早已氾濫成災了,所以我的陽具「噗滋…」一聲,整根盡沒.

「哎呀,好弟弟,你要輕點,慢點,對姐溫柔一點,你的…陽具…好…大啊…」雪姐嬌羞的說著。我在她的體內慢慢的抽插著,感受那種從來沒有過的刺激,我更停不了吻著雪姐。

我慢慢的抽插著,她嫩肉間的擠壓感,讓我的快感衝上了頂點,我倆不斷吻著,慢長溫柔的抽插著,心靈上的衝擊遠比肉體上的接觸來的更加深刻,只覺得一時間天旋地轉,讓我興奮的不知是好。雪姐看著我,俏眼含春,媚意中帶有一絲慈祥的溺愛。

我深深地吻著說:「雪,嫁比我好嗎?我最愛你!好希望在任何時候都能擁有你!我發誓要照顧她一輩子!」

雪姐笑著說:「如果你不嫌棄雪姐老,我答應你好了!」隨即合上眼。我心裡一陣狂喜,又用勁猛頂了幾下。可能這幾下來得太猛了,雪姐有點控制不住了,不停向上挺動胯部,示意我快點抽插,我這才奮力挺動臀部,陰莖在陰道裡先慢後快一陣抽插,再保持一定速度抽送,很快雪姐又達到高潮,整個身體扭動很厲害,甚至挺起上身,我急忙趴下抱住她的頭,親她的嘴,下面瘋狂猛力抽插,一直將她再次幹到高潮,就見她大聲呻吟幾聲,緊緊摟住我,我也不能控制,陰莖頂到她的陰道深處,一陣抖動,將一股股精液射子宮裡.

「雪,舒不舒服呀?」

「好棒……從未試過這麼美…噢……」

「雪,你以後都不可以離開我!」雪姐的臉一下子紅了。

「嘻嘻~天晶,我都答應做你妻子呢!這下子你該滿足了吧?」雪姐起身給我看陰道,我發現有乳白色的精液正從雪姐的體內滲出,並沿著雪姐的大腿間緩緩流下來,白色的精液,如水滴一般,雪姐得意的輕笑,一邊撫摸我的臉,和我親吻,一邊又扭動臀部,吞吐著我又已硬幫幫的陽具。

之後,雪姐給我做到暈了又醒,醒了又暈,我也記不清射了多少次,直到肉棒射到疼痛,再也射不出時,還用陽具停留在雪姐體內,我捨不得抽離. 我轉身壓著她,雪姐輕撫著我的背,直到她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醒來。

清晨時跨下的勃起,令我下體有點緊繃的疼痛感,我忍不住稍稍的欠了下身子,透過那逐漸回復的神經,腦子中突然傳來一陣酥軟的觸感。

一驚之下,我連忙睜大了眼睛。

眼前,是一副美艷又熟悉的臉孔,緊貼在我身上,是一具豐滿柔軟的胴體.雪姐用手握我陽具,吻著我說:「天晶,其實我這幾年真是忍得好辛苦,又不想勾引男人,淨是靠雙手自摸,有時……你是不是真的愛我?你會不會學人一夜情呀?」

「我對天發誓,我永遠愛章美雪,不然就天打雷劈,不得好……」雪姐吻得我……!風華絕代的雪姐,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護著雪白細嫩的粉頸,一張俏麗姣白臉蛋上黑白分明而又水汪汪的大鳳眼,尤其雪對丹鳳眼好魂,電力十足。微絲細眼,小巧的櫻唇薄薄兩片在艷紅唇膏覆蓋下,當她嫣然一笑,真令人望之忍不住想一親芳澤。一對圓潤傲立的乳房聳立於胸前,全身散發著一股成熟女性的嫵媚及淡淡的幽香。

雪姐單身一室一廳太狹窄了,我決定買樓給她,用二個月時間就連海外關島婚禮也弄好!因為早以用線上銀行買股票賺高息及差價. 我更高賣雷曼證券賺了近千萬現金。之後金融風暴之下,好多超平物業比雪姐選. 她選海外結婚是因為用4 萬元就有一星期超豪華大自然同水星教堂行禮!幸好雪姐女兒不太反對我做了她後父,而我父母十分喜愛這位天姿絕色、艷麗無雙的太太!

只用了一个月时间,房子便装修好了,23楼是大厦的顶层,我干脆将楼顶也买了下来,客厅修了条楼梯,可以直接走到楼顶。楼顶四周用栏杆和金属网围了个6 米高的鸟笼,防止有人爬起来。楼顶四周摆放了石椅,可以观看整个城市的风景。楼顶的地面上修了草皮,种上了花草树木,还修了一个凉亭,里面放了一张超大的床,可以露天性交。

三户合一的房间里只留了一套洗手间和厨房,其他的全部改建成了卧室、娱乐室、书房、健身房等,看着豪华得如同别墅的房间,觉得几十万的装修费没有白花,实在是太值得了。最难得的是这套房子位置佳、楼层高、视线好,绝对不是普通别墅能够媲美的。雪亦很合作的任我为所欲为的性爱,给我补偿小时痛失的快乐时光。

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
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
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
18H小说 成{}人贴图 性趣套图
喜欢 ()or分享